特朗普的赌局:五角大楼大换血 内战升级和海外硝烟的味道席卷而来

埃斯珀和安德森在大选后被清洗出局,忠实于特朗普(而非美国宪法)的美国代理防长米勒上任后,五角大楼迎来“大换血”,取而代之的是被视为“忠于总统”的人;紧接着作为五角大楼“智囊团”的国防政策委员会也迎来“大清洗”。特朗普要“清洁”五角大楼,塑造一个惟他命是从,按照他的意志办事的新军事系统,为军队介入大选和展开海外军事行动做准备。

1  特朗普大规模清洗军队高层

365j.me 1 特朗普大规模清洗军队高层 特朗普的赌局:五角大楼大换血 内战升级和海外硝烟的味道席卷而来

埃斯珀被开除后仅一个星期,特朗普又开除了美国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CISA)局长克雷布斯。和埃斯珀一样,布雷克斯也是在看到特朗普的推特发文后,才知道自己已经被炒掉。

忠实于特朗普(而非美国宪法)的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米勒(Christopher Miller)上任后,美国防部高官迎来“大换血”。五角大楼对领导层进行了彻底的调整,撤换了若干高级官员,取而代之的是被视为“忠于总统”的人。

紧接着,作为五角大楼“智囊团”的美国国防政策委员会(Defense Policy Board)也迎来“大清洗”,11名知名成员被除名,97岁的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首当其冲。

《外交政策》援引国防部官员的话说,长期以来,特朗普政府一直试图重建委员会,让那些被认为忠于总统且在华盛顿建制派之外的人取而代之,但此举当时遭到埃斯珀和代理国防部副部长詹姆斯·安德森(James Anderson)的反对,这两人希望保住原有的委员会以维持政策的连续性。

11月25日,美国《外交政策》网站率先披露,报道援引美国防部官员的话说,五角大楼白宫联络人约书亚·怀特豪斯(Joshua Whitehouse)当天下午发出指令,开除国防政策委员会的11名顾问,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马德琳·奥布莱特(Madeleine Albright)、曾任海军作战部长的退役上将加里·拉夫黑德(Gary Roughead)、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前高级成员·哈曼(Jane Harman)前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埃里克•坎托等;

此外,出局名单中还包括五角大楼前首席运营官鲁迪·德莱昂(Rudy De Leon)、前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埃里克·康特(Eric Cantor)、前财政部副部长大卫·麦考密克(David McCormick)、前司法部副部长杰米·戈雷里克(Jamie Gorelick)、美国首席核谈判代表罗伯特·约瑟夫(Robert Joseph)、布什时期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戴尔·克劳奇(J.D.Crouch II),以及前国防部高级官员富兰克林·米勒(Franklin Miller)。

当天,美国防部确认了上述决定,另一名国防部官员表示:“我们可以确认,国防政策委员会的几名成员已被撤换,这是考虑已久的改变的一部分……我们非常感谢他们为国家安全作出的热忱服务、承诺和贡献。委员会的新成员名单将很快公布。”

11月26日,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米勒(Christopher Miller)当地时间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感谢即将离任的委员会成员,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服务了数十年……在我们调整部门以适应大国竞争之际,我期待着在未来几天任命新的委员会成员。”

据CNN 获得的消息,新任命的委员将包括退役陆军准将、五角大楼高级官员安东尼·塔塔(Anthony Tata)。此人先前的言论备受争议,曾称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是“恐怖主义领袖”。此外,还有代理防长米勒的幕僚长卡什·帕特尔(Kash Patel),他目前领导着五角大楼在美国政府换届过渡期的工作。

华盛顿政坛担忧此番大清洗动机

365j.me 2 华盛顿政坛担忧此番大清洗动机 特朗普的赌局:五角大楼大换血 内战升级和海外硝烟的味道席卷而来

CNN直言,这是特朗普政府在“最后的日子”里对长期从事外交政策工作的专家和国家安全机构人士的又一次“清洗”。CNN报道称,特朗普即便将离开白宫,还是可以在最后时刻“无拘无束”地行使总统权力,尽情地进行“报复和自我保护”:特赦、解雇以及颁布总统行政令。

特朗普在任期不到两个月内,如此大规模清洗不听话的军队高层和“不忠诚”于他的国安高官层,引发军方和华盛顿政坛震惊与警觉,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感到担忧。

就拿美国国防政策委员会来说,它是一个由前任高级国安官员组成的国防政策外部咨询小组,据国防政策委员会官网介绍,他们“根据国防部长和副部长的具体任务,就国防政策问题提供独立、明智的建议和意见。”

就是说,国防政策委员会在五角大楼的决策起着重要顾问作用。

《外交政策》指出,虽然国防政策委员会并没有在决策中发挥具体作用,但经常就美国面临的一些重大战略性国家安全威胁向军方高层提建议。

根据《联邦公报》的一份文件,该委员会曾于10月召开会议,就制定对华长期战略和太空威慑进行了秘密讨论。这场会议还包括了中央情报局(CIA)、美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ONA),以及其他国防部高级政策官员的简报。

特朗普此番清洗,是要“清洁”美军事系统,营造一个听话的、惟命是从的军队。

以资深战略家基辛格为例,这位现年97岁的美国政坛“活化石级”人物,他一直主张大国均衡,反对在海外制造冲突。特别是多次向就恶化中美关系向白宫发出警告,称不要一味地挑衅中国,否则后果将会很严重,白宫必须要学会收敛;还说如不加以管控,可能引发类似一战那样的世界大战。

有基辛格这样大师级别的委员存在,特朗普就不可能掌控国防委员会。不仅基辛格,被解职的国防委员会委员都是资深政治、外交或军事、国安官员,很难放弃理念去忠诚于总统个人。这才是特朗普最忌讳的。他要独揽军事与国安大权。

最后指出一点,基辛格对待拜登的态度犯了特朗普之大忌。

在本月中旬的一场访谈节目中,基辛格曾对本次大选结果发表看法-他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拜登支持——“我喜欢乔·拜登这个人。”同时他还表示,虽然不清楚选举后会发生什么,但他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来促进美国的国家团结。

这让特朗普很不爽!

特朗普深知自己已无力推翻本次大选结果,但至少在明年1月20日之前,他还是美国总统,仍然拥有“炒鱿鱼”的权力。而三番五次和自己“唱反调”的基辛格,自然成了被炒对象。

美国舆论绷紧了神经,特朗普对败选心有不甘,激愤之情难平,依照这位美国总统的脾气秉性,不排除他接下还会有更大的动作。

特朗普“清洁”五角大楼一箭双雕

365j.me 3 特朗普清洁五角大楼一箭双雕 特朗普的赌局:五角大楼大换血 内战升级和海外硝烟的味道席卷而来

首先,特朗普报复五角大楼的“不合作”,试图颠覆军队的政治中立。前防长埃斯珀不是不听命镇压“黑命贵”运动吗?不是宣称不介入大选吗?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不是宣称只服从宪法、不忠诚于独裁者吗?那么,我就让你们出局,塑造一个新的军事系统,这个系统“维他命”是从,按照他的意志办事。

最重要的是,他要这个改造过的五角大楼介入大选,为他保驾护航。

进一步说,不认输的他要军队忠实于他,保障他不离开白宫。此前,针对特朗普拒绝承诺和平交接权力,拜登阵营就宣称让军队“押”着他离开白宫。

此次大清洗后,挺川自媒体众口一词的说,特朗普粉粹了民主党政变的可能。

实际上,这番话泄露了天机:特朗普在“终于他”的军队的支持下不会离开白宫;反过来解读,就是特朗普要动用军队阻止胜选了的拜登进入白宫。这才是一场政变!

接下来的剧情可能是,如果特朗普拒绝交出权力,而拜登的支持者上街抗议,特朗普就要听命于他的军队加以镇压,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不介入”。

另一重目的则是,特朗普可能想进行“最后一搏”,当上“战时总统”,用制造危机方式转移自身的危机。

目前不排除特朗普对外发动战争的可能,毕竟这是他能够继续留在白宫的唯一办法。

在如此大规模清洗的10天前,特朗普曾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召开一次国防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如何对付伊朗。特朗普提议对伊朗的主要核设施进行袭击,但遭到了包括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在内的多名阁员和军队、国安高官反对。

而代理国防部长米勒是特朗普一手提拔起来的,五角大楼高层被换上听话的官员,加上提供军事决策建议的国防政策委员会成员撤换上自己的心腹,特朗普想对外发动军事行动就会通行无阻。

对于美国来说-进一步对于西方民主政体来说,更严重的问题是,对军队高层如此大换血,制造忠诚于总统个人而不是忠诚于宪法的军事系统,最可能引发的后续效应就是:特朗普借机走上个人专制的道路。

美军已经针对伊朗展开军事行动

365j.me 4 美军已经针对伊朗展开军事行动 特朗普的赌局:五角大楼大换血 内战升级和海外硝烟的味道席卷而来

美国政府交接的敏感时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特意去了一趟以色列,而就在他抵达以色列后的当晚,以色列军方就派出大批战机,朝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事基地及士兵发起攻击。

11月18日,即蓬佩奥抵达以色列的当天晚上,以色列军方就派出包括F-35在内的第五代隐身战机对伊朗发动攻击,目标是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士兵及军事基地。据悉,本次以色列发动进攻共摧毁了8个伊朗驻军及叙利亚政府军的军事基地、防御设施等。

轰炸事件第二天,蓬佩奥踏上了以色列占领的争议领土戈兰高地,开创美国国务卿任内先例。他还宣布了一系列支持以色列的政策,内塔尼亚胡“表扬”称,“不论是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还是国务卿”,蓬佩奥“毫不动摇”地支持以色列。

尽管以色列国防军发布的声明表示,本次行动是为了回击伊朗武装“侵略”的报复性行动,但分析人士认为,这很明显是特朗普将最后赌注押在攻击伊朗上,以“战时总统”扭转局势,得以连任。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曾被曝出11月12日提出对伊朗主要核设施进行打击的可能性,结果遭到众多幕僚强烈反对而作罢。大选过后,他继续对伊朗施加制裁,欲巩固自身的政策遗产。

舆论一致认为,“蓬佩奥来以色列显然不是为喝酒”!他是为特朗普的扭转大选颓势来下赌注的!

以色列轰炸伊朗军事设施仅仅10天,11月27日,伊朗顶级核物理学家法赫里扎德突然遇刺身亡,进一步搅动中东局势与美伊关系走向。尽管尚无任何国家和组织出面“认领”袭击,伊朗政府官员、强硬派抗议者已将矛头直指美国和以色列。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要求对凶手及幕后主使施以“决定性惩罚”。

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局负责人亚德林受访时猜测,美国、以色列显然存在某种程度的“合谋”。他揶揄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上周曾访问以色列,“显然不是过来喝酒的。”

刺杀事件后,特朗普在推特上转发了一则评论,其中形容法赫里扎德之死“在心理与专业层面对伊朗构成重大打击”。

事情果然与他相关!

除了破坏伊朗核计划外,暗杀事件背后的动机是双重的:

一方面,如英美媒体所分析,距离美国政府换届仅50多天、下届拜登政府有意与伊朗重启核谈判之际,特朗普政府借暗杀事件来制造美伊之间的紧张对立,将增加拜登就职后重返《伊核协定》的难度。

前美国国务院负责核不扩散事务的官员马克·菲茨帕特里克认为,暗杀法赫里扎德“并不是为了妨碍伊朗的战争能力,而是为了妨碍外交”。

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局负责人、现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INSS)所长阿莫斯·亚德林受访《以色列时报》时指出,做出暗杀决定的人很清楚,“白宫现任主人对伊朗威胁问题的看法与他们相同,但仅限55天……拜登上台后就是另一回事。”

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目的,就是激起伊朗方面的强烈反弹,以牙还牙式的报复,形成事实上的美伊军事冲突,为美军对伊朗开战制造借口和条件。

刺杀事件次日晚,抗议者在伊朗总统官邸外高喊“向美国开战”的口号。伊朗梅尔通讯社(Mehr News Agency)报道,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当天在声明中称,当前第一要务是“对凶手以及幕后主使施以决定性惩罚(definitive punishiment)”。他要求伊朗政府部门彻查事件、追究相关责任人,并确保核研发各领域的有关工作继续维持。至于如何惩罚,声明并没有展开。

《纽约时报》分析,尽管伊朗政府领导层希望等到拜登上台后再做决定,但随着法赫里扎德遇刺,要求强硬报复的压力正在增加。而一旦伊朗做出军事报复,美国将有理由进一步还击、升级冲突。

实际上,美国已经部署好军事打击。在刺杀事件前几天,美军将”尼米兹”号航空母舰部署到海湾地区。尽管美国海军表示部署与任何具体威胁无关,但谁都知道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美国海军驻巴林第五舰队发言人丽贝卡·雷巴里希(Rebecca Rebarich)说:”这一行动确保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应对任何威胁,并阻止任何对手在部队削减期间对我们的部队采取行动。

事态的发展很难预料!除非伊朗克制,不给特朗普政府可乘之机。

11月28日,欧盟出面,试图平息冲突。欧盟对外事务部发言人谴责暗杀事件是“犯罪行为”,并呼吁各方保持冷静与最大限度克制,“冲突升级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局势一触即发,不仅是美国,全世界都要注意了!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