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赦-禅位-被特赦:特朗普-彭斯-弗林“白宫交易”大戏开场锣鼓敲响

特朗普在感恩节前夕,特赦了在“通俄门”中认罪的弗林。这不仅意味着后特朗普时期来临,而且开启了“私人化”特赦模式。美国舆论就此追问:仍未服输、“官司缠身”的特朗普会用法律赋予总统的权力赦免自己吗?也有消息说,特朗普准备主动辞职,让继任总统彭斯赦免他。

联邦总务署已通知拜登团队过渡进程开始,选举人团将在12月14日开会正式宣布选举结果。如无意外,特朗普任期将在2021年1月20日结束。

尽管特朗普拒绝接受大选结果,但依据美国法律程序,到2021年1月20号的中午12点以前,特朗普还是在任总统,他有总统职务赋予他的所有法律权利;过了当天12点,他即刻变成前总统,而失去法律赋予的所有总统权利。

距离最后的时刻越来越近了,特朗普抢在感恩节前夕,特赦了在“通俄门”中认罪的弗林。这意味着后特朗普时期来临,开启了“特氏特赦”模式。

美国舆论就此追问:仍未服输的特朗普会体面地离开白宫吗?“官司缠身”的他会在不到两个月的执政期内,用法律赋予总统的权力赦免自己吗?

开启历史上独有的“私人化”特赦模式

365j.me 1 开启历史上独有的私人化特赦模式 特赦-禅位-被特赦:特朗普-彭斯-弗林“白宫交易”大戏开场锣鼓敲响

距离12月14日仅20天时间,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抢在感恩节前夕,宣布了一项重大赦免决定:“完全赦免”了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

当地时间11月25日,特朗普发表推文称,“我很荣幸地宣布,迈克尔·弗林已被完全赦免,祝贺他和他的家人,我知道你们将有一个真正美妙的感恩节!”

特朗普选择特赦弗林颇有深意-这跟“通俄门”事件直接相关。

弗林是首名因“通俄门”而被司法调查的特朗普政府官员,他曾两次承认向联邦调查局撒谎。这位在特朗普就职第二天(2017年1月22日)被任命为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好景不长,上任不到一个月就因涉嫌在2016年总统选举后的政权交接期间与时任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通电话,并暗示特朗普可能将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而被迫辞职。

在“通俄门”调查中,弗林两次向独立检察官穆勒说谎。2017年12月,弗林终于承认他在与俄罗斯官员的接触问题上撒谎。作为认罪协议的一部分,弗林需要全面配合“通俄门”的调查。

2019年3月,“通俄门”调查宣布结束。今年1月,弗林突然要求撤回认罪协议,声称是检方“诱骗”他认罪,此后,针对弗林的具体量刑一直悬而未决。

今年3月,特朗普曾表示,他正在“慎重考虑”是否赦免弗林,他还多次谴责美国联邦调查局、司法部毁了弗林和家人的生活。此前几天,特朗普又一次提起弗林的赦免事项并向其助手透露,“计划在离任之前赦免弗林”。

在特朗普及共和党的压力之下,美国司法部最终于今年5月宣布撤销对弗林的诉讼,并声称检方“无法证明弗林有罪”。对此,美国数千名前司法部官员表示强烈反对,认为美国司法“正在危险地偏离航线”,这是“对依法治国的再一次侵犯”。

但是,撤销诉讼需要地区法院法官的批准。今年8月,负责“通俄门”调查的前联邦法官约翰·格里森认为,美国司法部撤销对弗林的指控,是对检察官权力的“巨大滥用”,驳回了撤销诉讼的申请。

因为如此,特朗普只好在离任前夕宣布特赦弗林。

司法部官员11月25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没有人就赦免弗林的具体事项与他们进行商讨,他们只是在特朗普行使特赦权之前得到了通知。司法部官员表示,“我宁愿看到此事在法庭上得到解决”。

特朗普宣布“完全赦免”弗林后,白宫新闻秘书麦克纳尼便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特朗普总统宽恕了弗林,因为他不应该遭到起诉,他是一个无辜的人”。

    特朗普和他的新闻秘书都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即依据美国宪法,赦免权适用于在美国一切法院的判决中被宣告有罪的人,即特赦对象被定义为罪犯。如果弗林没有犯罪,就不需要特赦。

此举迅速招致民主党人的抨击。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特朗普总统正在滥用权力”。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也称,“特朗普此举是深度腐败,他正在庇护那些替他掩盖恶行的人”。

实际上,特赦弗林只是白宫利益交换的开始。从特赦弗林开始,特朗普开启了“私人化的”特氏特赦模式。不排除特朗普在剩余任期会大幅度行使总统赦免权,赦免他的亲信、家人,以避免卸任后的法律问题。

外界分析认为,被赦免的对象主要是“通俄门”的调查对象,但不限于此:

特朗普的家族:不仅摊上“通俄门”的儿子小特朗普、女婿库什纳,更有摊上“税务官司”的伊万卡。外界都知道,特朗普是一个”女儿奴”。对他来说,伊万卡是不可触碰的逆鳞,谁要是想找伊万卡的茬,他就会找上门去拼命;

还有因为税务诈欺和非法政治献金等罪名入狱的库什纳的父亲查尔斯。

特朗普亲信:除了前国安顾问弗林外,还有前外交政策顾问帕帕多普洛斯、前竞选总经理马纳福特及助手盖茨、竞选顾问罗杰·斯通、曾被外界称为特朗普忠实的“斗牛犬”的前私人律师科恩……

还有为他搭上个人信誉打官司的律师朱利安尼,以及以修建美墨边界墙名义敛财的前国师斑龙等人。

可能特朗普已经意识到,一旦失去总统宝座,“通俄门”真相将被揭开。所以他十分急迫地要特赦涉及其中的亲信和亲人。

“特氏特赦”是一个“私人化”的模式,包含着一长串名单。此前,特朗普曾发布了27项赦免,但由于过度“私人化”,大部分被搁置,其中只有8项被执行。不排除,他离任前再次赦免。

特朗普在总统任上特赦很方便,不仅拥有宪法赋予的权利,而且其亲信巴尔掌控司法部使之失去了独立地位,该部设置的“特赦检察官办公室”,将会积极处理他交办的赦免申请。

尽管特朗普任内享有特赦权,但也会因为特赦与其关系密切的人而引发很大的争议。

2000年,克林顿在离任前,匆匆签署对芝加哥富翁马克·里奇的特赦令曾引发舆论震惊和司法机关的愤怒。因为里奇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高的逃税纪录,被当局通缉了17年,被控罪名达51项,可判监禁325年;而舆论揭露,克林顿是因为在任期内收受了里奇前妻的大笔政治捐款,因此才决定下台前替老友消灾的。这桩特赦案致使克林顿名誉受到严重损害,多年后,他表示对当初的决定“颇感后悔”。

围绕特赦弗林展开的故事,是特朗普政府“家族化政治”的时代缩影-这场赦免大戏的大幕刚刚拉开,锣鼓刚刚敲响。

特朗普是否会面临司法调查?

365j.me 2 特朗普是否会面临司法调查? 特赦-禅位-被特赦:特朗普-彭斯-弗林“白宫交易”大戏开场锣鼓敲响

特朗普离职后将面临诸多官司与司法调查:税务和银行诈欺、房地产诈欺调查、债务纠纷、通俄门、通乌门、政治酬佣指控、AV女优和封口费、性侵或强奸指控、特朗普家族指控案,等等,每一条都可能让他麻烦缠身。

如果民主党”痛打落水狗”,对特朗普进行清算,“被特赦”就成为特朗普最后的选择了。

拜登曾对选民承诺,如果自己当选,将不会赦免官司缠身的特朗普,而是会让司法来审判他。

拜登曾发誓:会尽力把特朗普送进监狱!

如今,拜登要当总统了,会不会兑现承诺,对特朗普秋后算账?

但拜登很清楚,如果他想把总统职权用在调查特朗普上,肯定会激怒特朗普粉丝,美国社会将进一步分裂。所以,选后他又说,和他竞争的人是政治对手,不是敌人,他要当全美国人的总统,当务之急是让美国团结、疗伤。

既然如此,拜登是否会放特朗普一马?

即使拜登不主动下令去调查特朗普,但他会依法将决定权留给独立的司法部。问题在于“通俄门”调查的尾巴还留在那里,特朗普多个官司的案底都留在那里,特别是纽约州法院的多个案子,加上他得罪了那么多人,正常情况下,他很难脱身。

就在眼前,纽约法院发出了一张传票,对象是特朗普集团和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纽约法院认为,特朗普家族存在”税务纠纷”,如果伊万卡想要自证清白,就得将咨询费记录呈给纽约检察官看。

此外,已经有许多诉讼律师和检察官在一旁虎视眈眈,伺机而动,准备把离任后的特朗普告上法庭上。

这些都是特朗普离任后将面对的棘手问题!

特朗普一旦离开白宫,他的亲信-司法部长巴尔也无悬念将离开司法部,届时没有宪法庇护的他就将面临司法调查。

所以,除了炒作“选举不公”议题激起支持者的愤怒而相挺外,特朗普必须找到一条体面离开白宫的路径。在目前两党对立如此严重的情势下,很难让民主党放他一马,而自负的特朗普也很难向他所看不起的拜登屈身勾兑。

为了摆脱困境,特朗普唯有利用总统任上的政治资源。

特朗普是否能够自己赦免自己?

365j.me 3 特朗普是否能够自己赦免自己? 特赦-禅位-被特赦:特朗普-彭斯-弗林“白宫交易”大戏开场锣鼓敲响

根据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第二条第二款,总统有权对于违犯合众国法律者进行特赦。但值得注意的是,总统只能赦免触犯联邦法律的人,而州法触犯者的赦免权归州长所有。

赦免权是美国总统的一项重要的专有权限,不受的任何机构的干涉和限制。

美国宪法中没有规定现任总统不能被起诉,但美国司法部2000年发布的这份备忘录重申了1973年司法部的一项决定,即现任总统不应被起诉。

但下台后的特朗普不再受总统特权保护,必须获得赦免才能免于诉讼。但问题是,身为总统的特朗普能够自己赦免他自己吗?

这是个十分复杂的问题。

还在2017年的时候,特朗普面临“通俄门”调查,他的女婿库什纳出席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听证会,他的儿子小特朗普和他的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就“通俄门”事件到参议院闭门作证。于是,他在当年7月22日连发数条推文,谈及特赦权问题。《华盛顿邮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特朗普和他的法律团队,曾探讨过总统特赦权的使用范围,特朗普问及能否对助理、家人甚至自己行使总统特赦权

面对舆论压力,特朗普的法律团队回应说,特朗普只是“想了解总统权限而已”,没有就特赦权进行讨论。

当时,美国媒体和法律专家都担心,由于美国总统并没有特赦自己的先例,倘若特朗普赦免自己,必定会引发严重的法律和政治风暴。

特朗普就此回应:“虽然大家都认为总统有充分的赦免权,但到目前为止指控我们的唯一罪行是泄密,有必要动用这个权力吗?假新闻。”

特朗普在总统任上能否自己赦免自己,这是个争议很大的问题,涉及宪法解释。

目前的美国法学界绝大部分人认为,根据立法的原意,总统并不能赦免自己。但也有部分法学界的人士说,既然总统赦免的权利是绝对的,他当然也具备赦免自己的权力。

只不过在美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总统自己赦免自己的,假设这一次发生在特朗普身上了,就需要由法官甚至有可能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定,即由大法官针对总统是否有权赦免自己,做出一个判决。

除此以外,总统赦免任何人的联邦犯罪,它是绝对的,不是相对的,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理由需要提供。

即使特朗普在总统任上可以赦免自己,但将可能引发宪法危机,需要联邦最高法院释法。这也将经过复杂、繁琐的程序,可能要花上很长时间。对于特朗普而言,远水救不了近渴。所以,外界推测,他会提前辞职,让接任者特赦他。

4  “禅位”彭斯-彭斯再特赦特朗普

365j.me 4 禅位彭斯 彭斯再特赦特朗普 特赦-禅位-被特赦:特朗普-彭斯-弗林“白宫交易”大戏开场锣鼓敲响

未来有众多官司缠身的特朗普,自然不能像君子一样坦荡认输、优雅转身。他可能感觉到了迫在眉睫的个人司法危机,所以必须动用一切执政资源,为自己留好退路。

如上面所说,特朗普不可能屈身与拜登勾兑这笔交易,所以最便捷的方式,就是他主动“禅位”于彭斯,用彭斯特赦他来作交换。有人称之为白宫的最后“交易的艺术”。

最近,有关特朗普提前辞职、彭斯继任总统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跟以上情势有很大关系。

这个程序简单易行:辞职是特朗普个人的权利,副总统彭斯继任是宪法赋予的权利。根据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总统辞职,副总统立刻继位成为总统。

更重要的一点,彭斯和特朗普理念基本一致,都属于共和党保守派阵营,一直配合尚好,外界认为彭斯是绝对忠诚的副手,这可以让特朗普放心“禅位”。

由此看来,特朗普和彭斯之间有很大机率达成这笔交易。特朗普的代价是要提前让位,以此换取彭斯赦免自己。对于彭斯来说,也是一个机缘:虽然继任总统时间短暂,但毕竟过了一把赢不说,也为未来竞选总统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这既是特朗普的自保之路,也是白宫的交易艺术,是二者结合到极致的体现。

这项白宫“最后的交易”的标的很明确:彭斯一旦扶正,拥有了总统独有的特赦权,就须下令赦免特朗普未来可能遭遇的所有司法调查,一了百了。

这是一种“曲线救特”的方式,相当于特朗普迂回的“自我赦免”。

比较接近的特赦案是著名的福特特赦尼克松案。  

1974年9月16日,尽管有证据表明前总统尼克松可能参与水门事件丑闻的犯罪活动,但时任总统福特还是发布了4311号总统赦免令,宣布为了避免美国出现更多分歧,决定用行政权,撤销所有对于尼克松的相关调查。  

福特在赦免尼克松的声明中说,身体欠佳的前任首脑已受到了放弃总统地位的前所未有的惩罚。他说这个赦令将使尼克松以及整个国家在这场“美国悲剧”中减免额外的痛苦。  

当听到尼克松被特赦的消息后,美国政客和民众从开始的义愤填膺到完全支持。许多人认为,正如福特表明的那样,前总统已吃尽了苦头,而且几乎不可能从陪审团那里获得公正的审判,其他人觉得特赦有失公道,并且开了危险的先例。

特朗普也许会寻求这一路径。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