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最可怕之处

现在的美国精英患上了“恐共症”,由此生出了“仇共症”。 从根本上说,这些美国精英根本不了解中共。中共最为可怕的是它的雄心-它根植于中国历史、中国社会。
365j.me 中共的最可怕之处 中共的最可怕之处

现在的美国精英患上了“恐共症”-恐惧中共,由此生出了“仇共症”。但是,观察了这么久,从彭斯2018年的反华演讲,到蓬佩奥今年7月23日的反共演说以及他在各个场合的反共呼吁,还有蓬佩奥的身边华裔顾问余茂春的种种说辞,感到他们说来说去都是口号,没有实际内容-如果说有,就是封禁与中共的联系,包括打击一大片的禁止中美之间的教育文化交流。所以,与其说反共,不如说“恐共”。

从根本上说,这些美国政客及身边的所谓智囊,根本不了解中共。

中共最为可怕的是它的雄心。中共的雄心,简单一句话可以概括: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话虽然简单,其中却蕴含着非常丰富的内容和强大的精神力量。

中共并非崇尚马列原教旨主义,而是根据中国自己的国情进行修正使之符合自己的目标。按照中共自己的说法,就是马列主义中国化。以我之见,中共的特色是把马列主义当作外衣,包装根植于中国土壤的中华民族的“大同”情结和复兴雄心。

这也就是当年的斯大林为何对中共疑虑重重的原因。

中共总结了近代史上一切复兴运动失败的经验教训,实现了建立一个能够实现民族复兴的理想国。

早在上世纪30年代后期至40年代,中共就提出“要建立一个新中国”、“建立自由平等的新中国”、“一个政治上自由和经济上繁荣的中国”,“要把一个被旧文化统治因而愚昧落后的中国,变为一个被新文化统治因而文明先进的中国”。进入北京前夕,中共明确提出建立“一个独立的、自由的、民主的、统一的、富强的中国”。中共誓言:“为独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国而奋斗”。

中共从中国近代“发展工业,建设国防,福利人民,求得国家的富强”的幻灭中开始政治觉醒,认识到必须团结世界上一切进步力量以及“平等待我之民族”,反抗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暴力统治。这正是中共独立建国和实行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的根源。

这一切根植于近代中国遭受西方列强欺侮的经历,是对西方强制打压反弹。这一历史现象延续至今,每当西方对华遏制、打压时,中共的抵抗决心就更加坚定和强硬。

《毛泽东年谱》中记录了毛泽东会见基辛格时的谈话,毛泽东问基辛格一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中国人总是那么排外?你是研究中国问题的,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毛泽东使用了中国意识形态中很少使用的“排外”这一用语。

基辛格的回答很有分寸。他回答说“也许是因为中国人近代以来与外国人打交道吃亏太多了。”

有人评价道,双方都用常识来对话,通过这两位充满政治智慧的大人物的坦率交流,双方都意识到,对方已经超越了过去的意识形态。

我倒是从这一对话中看到了一个深层次问题:中国的排外情绪的历史根源,即基辛格博士意识到的西方让中国“吃亏”(屈辱)的历史。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中共对近代中国血一般历史经验的总结,所以无比坚定地发誓要建成现代化强国,要站立、强大起来,立于世界之林。

所以从第一代领导人开始,就提出了建设“四个现代化”的目标,直到改革开放邓小平提出三步走发展战略:第一步目标,1981年到1990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第二步目标,1991年到20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再增长一倍,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第三步目标,到21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

这一目标被中共现任领导层明确为“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第一个一百年,是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个一百年,是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第一个一百年的目标实际上修正了“三步走战略目标”的第二步,即将20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的目标延迟到2021年;但第二个一百年目标和第三步战略完全重合。

在进入新世纪之前,美国也好,西方也罢,都没有把中共的雄心放在在心里,毕竟那时候的中国还很弱。但是,可怕的是,中共坚定地按照既定目标坚韧地前行,从来不惧怕威胁,从不受干扰,现在已经跃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和最大的世界工厂。

从这个时候开始,美国乃至于西方世界再不能小看中国了,它们被震撼了,开始认真审视和对待中国了。

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金融危机,从美国开始蔓延至整个西方,而中国一枝独秀,对比如此之强烈,惊醒了美国及至整个西方。奥巴马政府开始收缩战线,将战略重心转向亚洲,直面中国。为了遏制中国崛起步伐,奥巴马政府推出了亚洲再平衡战略,并插手东海中日争端和南海争端,中美开始了战略对撞。

美国的举动并没有阻止中共的雄心。中共继续坚定不移地搞经济建设,推进现代化进程。如果仅仅停留在国内经济的发展和中低端制造业,对于美国来说也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中共开始向高科技进军,并对外输出资本。标志性事件就是:2025中国制造计划和一带一路战略。

以亚投行成立为标志,美国认为中国要颠覆现行秩序,也证明奥巴马遏制中国的政策收效甚微。奥巴马被视为对华温和、软弱的象征。事实是否完全如此?奥巴马在他的新书中辩解:是因为当年的金融危机需要中国帮助,所以被迫没有显示强硬。

在这种情势下,美国右翼鹰派占了上风,加上美国国内日益严重的经济和民生问题及由此引发的草根阶层的不满,中低阶层白人尤甚,于是特朗普被推上总统宝座。特朗普上台伊始就采取了极为凶悍、极端的做法,一方面举起反全球化和美国优先的旗帜,另一方面对华全面开战,从贸易战到科技战,直至发展成以脱钩为目标的全面遏制。现在则把矛头集中到中共身上,近乎疯狂的攻击中共。

但是,特朗普本人及围绕在身边的一众人物并不了解中共。中共将复兴中华民族为己任,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视之为执政合法性的根基,所以仍然会坚定不移地推进现代化进程,除非你推翻中共。

中共有一个特点,它不怕强硬,遇强则更强,因为它是在血与火的战斗中成长起来的!过分强硬的政策和方式可能会适得其反。

美国再狠,也不可能磨灭中共的雄心,因为它根植于中国历史,根植于中国社会。

美国需要修正特朗普的过分强硬的对华政策,停止攻击中共的做法-这只会激起仇恨与对抗,学会与中共和平共处,接受中国崛起并“平等”对待中国的现实。

中共兼具中国儒家和法家两种因子,其中的儒家因子使之可以虚与委蛇与对手周旋,法家因子则使之可以不顾一切“以牙还牙”。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