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劲爆的消息:奥巴马和希拉里欲加入拜登新政府

最近传出的两个劲爆的消息:一个是消息是,拜登可能提名奥巴马担任美国驻英国大使;另一则消息同样劲爆:希拉里希望担任新政府的国防部长。
365j.me 最劲爆的消息:奥巴马和希拉里欲加入拜登新政府 最劲爆的消息:奥巴马和希拉里欲加入拜登新政府

最近传出的两个劲爆的消息:

一个是消息是,拜登可能提名奥巴马担任美国驻英国大使。

曾经贵为总统的奥巴马屈身任一国大使,这在中国这种等级观念极为强烈的中国人看来是匪夷所思,但在西方世界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且奥巴马重出山林,对奥巴马来说还是件好事,他可以继续发挥余热,为此而要感谢拜登呢。

11月9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不具名的消息人士指出,拜登或将提名奥巴马担任美国驻英国大使,“我听说拜登可能会感谢奥巴马。”拜登此举或是为了感谢奥巴马在2009年至2017年期间任命自己担任副总统。

目前这只是小道消息,也可能存在变数,毕竟奥巴马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之间存有芥蒂。约翰逊曾对奥巴马有诸多不友好的言论,2016年时任伦敦市长的约翰逊曾发文抨击了奥巴马在就任总统后不久从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移除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半身像的举动:“有人说这是对英国的冷落,也有人说这是有肯尼亚血统的总统对大英帝国的厌恶的标志性举动。”

因此,如果拜登提名奥巴马任驻英国大使,可能使约翰逊感到尴尬。

11月10日,《星报》报道说,据保守党的一位资深人士透露,拜登正考虑将邀请他的老上司——前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出任下一任英国大使,这可能会让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感到尴尬,因为两人之间曾有过争执。

另一则消息同样劲爆:希拉里希望担任新政府的国防部长

自拜登参选美国总统,希拉里就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拜登助选。她斥责特朗普只是白宫的“占有者”,是“在电视上扮演总统”,并希望“拜登立刻成为美国总统。”

今年5月的女性月刊杂志《欧普拉》(The Oprah Magazine)介绍了希拉里的近况:她开了一个播客节目,与女儿切尔莎·克林顿(Chelsea Clinton)联名出版了一本书,观看了大量百老汇表演与话剧,创建了一个政治行动组织“一起向前”(Onward Together)……此外,坐拥2600万推特粉丝的她经常在社交媒体上议论时事,多次“怒怼”特朗普。

所以她未来的政坛走向颇为外界关注。

8月13日,福克斯新闻报道,希拉里同日出席“第19峰会”时,被问及是否愿意在拜登政府履职时,希拉里先推脱道“没考虑过”,后又暗示如果拜登邀请,自己愿意为他效力。

当人们以为这事就此打住的时候,最近传出希拉里希望出任拜登政府的国防部长,让人大呼惊奇。

选战进入倒计时,这位前国务卿开始为新政府的国安与国防改革操心了。

10月9日,美国《外交事务》杂志网站提前发表了希拉里在该刊11/12月号上登载的长文:《反思国家安全:华盛顿对实力问题之考量》(“A National Security Reckoning: How Washington Should Think About Power”),洋洋洒洒的长文,就拜登新政府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提出“强兵富国”的“4D”顶层设计,即国防 (defense)、外交(diplomacy)、发展 (development)和国内振兴(domestic renewal)。

希文的重点是裁减美军庞大、昂贵的武器系统,走精兵之路,扭转外交军事化的倾向,并将军事战略置于外交、联盟体系、以及科技、产业更新的国家安全战略的整体框架之中。

希拉里一反其一贯的鹰派立场,重提前艾森豪威尔总统对军工集团的警告。有分析指出,不管希拉里的国家安全“新思维”能否施行,希文至少奠定了她在拜登国安团队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无风不起浪,有风浪千尺!

外界认为,此文透露了希拉里那分不安分的野心:希望成为美国首任女防长。甚至还有人揣测这位政坛老将可能在2024年78岁的高龄再度向问鼎白宫发起冲击。

先撇开希拉里的野心不谈,看看第一位女总统候选人的主要观点。

希拉里认为,美国的国家安全更面临一系列外部威胁,其中包括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多方面挑战”(multidimensional challenges),而美国对此“毫无准备,非常危险” (dangerously unprepared”)。

为此,希拉里提出了军事现代化与国内复兴(renewal)相结合的综合治理战略,包括大规模裁减过时的武器系统(legacy weapons systems0,代之以更为先进、高效的作战平台,以应对拥有拒止能力(anti-access/area-denial weapons)、技术先进的对手(technologically advanced adversaries)。为此,美军各军种必须“破旧立新”,以适应未来“不对称的冲突”(asymmetric conflict).

她强调美国军工必须转型,美国政府因此必须有所作为,强兵必须富国,现代化的美军应该也只能由强大的产业链和科技力量来支撑。为此,重提“巧实力”(smart power) 概念中的3D原则,即国防(defense)、外交(diplomacy)和发展 (development),再加上第四个D,即国内振兴(domestic renewal),为美国的军事转型提供强大的物质基础。

为达此目标,希拉里认为美国必须将更多的产业和资源纳入国家安全管控之下,这不仅包括与武器制造相关的材料、技术和微电子等领域,也应包括医药、清洁能源、5G和人工智能、基础科学和医学等。联邦政府对这些研发领域的投资所得,将远远超出同等的军费开支。为此,她支持拜登提出的7000千亿美元的振兴美国制造业的计划。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