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难逃:特朗普虽败犹“荣”,拜登难收残局

特朗普是一个历史现象,有深厚的历史原因。特朗普输了票数,但没输人气;虽然败了,但支持者也非常多。他输在政策的极端化和施政上的简单粗暴,更输在最要命的资本制度上。拜登面临诸多棘手问题,收拾一个分裂的、受疫情重创、经济面临衰退的“烂摊子”,既是重中之重,也是难上加难。

1  特朗普输了票数没输人气

1 特朗普输了票数没输人气 宿命难逃:特朗普虽败犹“荣”,拜登难收残局

特朗普的总票数比拜登少了440万张,输了13个百分点,应该说差距还是比较大的。在选举人数量上,截至目前,特朗普只有214张,比拜登的290张足足少了76张;预计拜登可能达到306张,跟特朗普2016年赢得的选举人票一样。

历史似乎就是这样轮回的吧!

但是,从竞选现场看,特朗普人气爆棚,他的支持者情绪激昂。由此他的所得票数也不低,达到了70,812,833张,得票率47.7%,超过了他2016年大选的票数。

但是,他也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如此密集的人群,受他淡化疫情的影响,不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离,造成疫情新一轮蔓延,致使近期确诊病例暴增,重创了美国民众对他能否领导抗疫的最后一点信心,成为了冲击他的选情最后一根稻草。

也许特朗普的出发点是为了尽快复苏经济、稳定就业,毕竟众多的蓝领、农民的生计比天大,而在美国蓝领一旦失业也会陷入困境。但是,他可能忽视了一个定律:不限控制住疫情,恢复经济就是一句空话!

当然喽,特朗普的支持者也许吃错了药,居然都相信他淡化疫情的那些不着边际的话,即使选情已显败像,仍然相信他、支持他,为了他走上街头。

现在的美国,一半的人在庆祝,近四成八的人在抗议:他们挥舞着“还没有结束”的标语,高呼“我们赢了”。

虽然特朗普已经败了,但是他支持者也非常多。

而且,特朗普的基本盘稳定,这其中40%左右的支持者是铁杆川粉,共和党的支持者中,超过九成支持他,甚至信仰且效忠于他。

这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本钱!

可以想见的未来,特朗普仍然可能在政坛上呼风唤雨,左右共和党,左右行情。他仍然可能是拜登的麻烦制造者,仍然会是美国政坛的重要砝码。

2  特朗普输在性格和资本的力量上上

365j.me 2 特朗普输在性格和资本的力量上上 宿命难逃:特朗普虽败犹“荣”,拜登难收残局

大家都知道一句话:性格决定命运!

特朗普为什么输了票数?

深入分析反对他的势力,便发现还是他的施政出了问题,可能是性格使然,他太过激进,方式上简单粗暴,激起各方反对,当各方势力联合起来投反对票时,他就输了。

一是输在了新冠疫情上。不尊重科学、抗疫不力是特朗普的最大软肋。他那些黄腔走板的淡化疫情的言行实在不能恭维,常常成为街谈巷议,被无数人吐槽和诟病的笑料。

特朗普天真地认为即使疫情重创下,他的经济成长业绩、他的复工复市政策仍然会获得多数支持,结果正好相反,除了川粉外,没人相信在不能控制住疫情的情况下,能够促进经济增长。

截至目前,美国确诊病例超过995万,死亡超过23万。最近一个时期,每天确诊病例达到10-12万,可谓骇人听闻!

由此不仅让美国民众怀疑他的领导能力,也让全世界质疑美国的领导能力。疫情疯狂蔓延重创了特朗普,而拜登攻击的主要方向也是这个问题。

二是输在了“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上。这一问题直接导致对少数族裔的移民歧视及由此推出的反(有色人种)移民政策;另一个结果是导致种族分裂与冲突。

这两个问题叠加在一起,让白人精英阶层确定特朗普不能团结美国人民,在他的领导下必然导致社会进一步分裂,于是就站在他的对立面;

与此同时,绝大多数有色人群或少数族裔怕了他,远离了他,最终对他投了反对票-把票投给了拜登。

三是特朗普输在了反建制、反精英、反媒体上。特朗普掀起的是一场草根革命,主力军是蓝领工人、农民及白人中低阶层,看起来人数众多,但文化素质低,分散没有组织,能够闹事,但也遭人怨恨。

当这样一群人对上几百年根深蒂固的建制与精英统治时,显得软弱无力。当媒体铺天盖地发起对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舆论攻势时,足以让他们人设崩塌。

四是输在了华尔街和硅谷的资本上。特朗普依靠的是传统资本-军工、能源、传统制造业,但忽视了新世纪的潮流:互联网、人工智能这些高科技和创新技术的力量,也没有照顾到金融资本的利益。

特朗普要把制造业从新兴国家带回来,试图重新恢复已经幕落了的所谓“铁锈地带”时,在经济学家看来就是一个笑话,事实上也做不到。特朗普轻视了这一产业链回移的高难度,所以四年过去了成绩寥寥。于是“铁锈地带”的摇摆州中不少再次回归民主党。

可以说,特朗普输在最要命的制度上,这里所能能做的唯一解释,就是特朗普的确不懂政治。虽然他是亿万富豪的资本家,却不了解美国社会的资本主义本质,当他高分贝喊出要清理掉“华盛顿沼泽”的时候,他的政治生命就要终结了,离开白宫的日子就不远了。

资本主义制度或者美式民主制度是根植于资本基础上的精英治国,绝对不能容忍一场草根革命,不管是向右极化的革命,还是相左极化的革命。

这可能是特朗普的宿命。

拜登很难改变特朗普现象

365j.me 3 拜登很难改变特朗普现象 宿命难逃:特朗普虽败犹“荣”,拜登难收残局

特朗普现象是一个历史定格,而非特朗普个人所为。

当全球化给世界带来了繁荣的时候,也造成了严重的两极分化,既得利益集团瓜分了大部分利益,却并没有让大众分享成果。在美国两个数字足以说明一切:

(1)美国曾经高达70%以上的中产阶级跌落到五成一下,与低收入者+贫穷者并驾齐驱。

这意味着作为美式民主最重要的“橄榄型社会”不再,由此重创了美国社会,中低阶层的不满情绪蔓延开来,美国开始朝着极化路上奔跑。

 (2)密西西比河沿岸失去了繁荣的工业辉煌,大量蓝领工人失业、薪金降低或选择离开,于是这里成为人们口中的“铁锈地带”。

这是资本逐利的结果。因为制度上的缺陷,美国政府无力阻止这一切发生,也没有权力、能力平衡国家长远利益和资本短期目标的关系。

再加上大量移民的涌入加剧了就业危机,蓝领工人的收入和生计出现问题。

于是,蓝领工人开始反击了,中低阶层开始怒吼了。这其中主要是白人中低阶层,他们感到白人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他们原有的骄傲变成了沮丧、焦虑和愤怒。

2008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是一个初演,却没有受到精英阶层的重视,没有进行根本性改革,矛盾积累下来,让我们所说的草根阶层无法忍受,他们已经不相信精英阶层能为他们谋利益,不相信媒体能够为他们呐喊,以至于不想相信现存的制度能够让他们生活得更幸福。

于是形成了反建制、反精英、反媒体、反移民、以至于“白人至上”的一股潮流。

于是促成了特朗普现象的形成。特朗普代表了这股潮流,他想改变这一切,他想颠覆历史,他甚至想创世纪。回想起来,他所说的话打动了草根阶层,引起了强烈共鸣,而且他说到做到,敢作敢为,折服了草根阶层。

问题是他不是政治家,不善于平衡,他的性格也没有妥协的因子,施政简单粗造,方法甚至带有粗暴,当他怒怼一切的时候,就激化了各方面的矛盾,以至于他始终处于矛盾的漩涡中心。这也决定了他难以善终。

纵观历史,第一个吃螃蟹的,最容易被牵制住而难以善终。

也许改变历史的历史条件尚未成熟,特朗普太过超前,太过急躁冒进,终于折戟于黄沙之中。

从这个意义上说,他虽败犹荣。

进一步的问题来了,即使拜登上台了,它能够扭转乾坤吗?它能够改变已然形成的特朗普现象吗?或者,它能够让美国回到从前吗?

可以这么说,特朗普已经改变了美国社会和政治生态,美国民众两极化及由此带来的政治极化已经形成,很难回到过去。

显然,拜登面临的诸多问题都非常棘手,收拾一个分裂的、受疫情重创、经济面临衰退的“烂摊子”,既是重中之重,也是难上加难。

法国《世界报》在题为“特朗普主义,美国持久的政治遗产”社评指出:拜登最终或成为下届美国总统,但是特朗普没有被完全打败。特朗普成功地动员起6800万美国选民(实际为7000万),比上次当选时多出500多万。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这远远不是美国选举现场发生的一个事故或者白宫上演的一出幕间插剧。不管谁在一月份入主白宫,特朗普主义将深刻而持久地标志着美国政治的演变。

有欧洲媒体认为,如果说特朗普征服了一半的美国选民,同时借助于蛊惑人心的民族主义,不断地制造紧张,蔑视国家机构,公然地撒谎。这也是特朗普主义,这种方法已在美国边界之外引起共鸣。

现在的形势是:拜登赢得了白宫,民主党再次赢得了众议院,但共和党保住了参议院。

拜登面临的困难是,必须与这一变形的力量共处,这一力量已经迫使其将民主党施政的方向朝向蓝领、农民及其所关注的经济和民生问题;促使拜登还必须与可能继续主导参议院的共和党共处-这是一个在特朗普影响下深刻改变了的共和党;拜登更要处理更为棘手的川粉势力的对峙,以真正缓和种族分裂…… 这些都意味着他面临的政治阻力将十分强大。

可能特氏影响力的强劲程度将取决于他离开白后宫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很难想象这位深受自己的基本盘欢迎的超常的政治人物在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退休,从此从政治风景线消失。

拜登在胜选演讲中援引特朗普的就职演说:“让美国这个可怕的妖魔化时代,从现在、在这里结束吧。”

他能做到吗?

特朗普2024会卷土重来吗

365j.me 4 特朗普2024会卷土重来吗 宿命难逃:特朗普虽败犹“荣”,拜登难收残局

首先来说说特朗普将会选择如何离场这一紧迫问题。

目前来看,拜登当选可谓十拿九稳,美国的西方盟友都已经道贺了,共和党内有影响力的前总统小布什、曾经参选总统候选人的罗姆尼也都发出祝贺了。

人们在等待特朗普会像其前任们一样,发表体面的败选讲话,或者向拜登表示祝贺,从而结束大选的僵局。

但从特朗普目前的表现来看,似乎还不想这么快认输,他在筹划一场决定胜负的法律战,他要等待法律战的结果。

问题是,从拜登宣布胜选到最后选举人团投票、特朗普宣布败选直至离开白宫,美国进入了非常敏感的权力过渡阶段。

拜登已经在加快组建新政府班底了,宣布了新政要点及优先事项,宣布了抗击疫情小组人员和抗议计划。

在理论上现在还存在两个总统,一个刚刚胜选的“候补”总统,还有一个在任且不承认败选的总统。

摆在拜登面前最紧迫、也是的最大难题是:如何让特朗普心甘情愿离开白宫?

现在传出的消息是,特朗普可能在特定条件下承认败选。这个特定条件就是:法律战失败。

福克斯新闻援引特朗普身边的消息人士称,虽然特朗普表面上依然不肯让步,但他已经计划在特定条件下承认败选:如果诉讼无法改变结果、赢得第二任期,特朗普计划“大方地承认败选”(graciously concede),并“愿意和平移交权力”。

据说,目前共和党高层正在给特朗普施加压力,让他承认败选;特朗普的夫人、女儿伊万卡女婿和库什纳,也已经找他(特朗普)谈过承认败选一事。

依我之见,特朗普应该后退一步,大方承认败选,潇洒离开,留住尊重民主的风范。

当然,依特朗普的性格,为了保全他的面子,应该设计一个让他体面离开的方式,让他心甘情愿离开白宫,拜登需要给一个让他体面且避免麻烦的机会:赦免他的一切!

特朗普如果能够体面离开白宫,随后也没有任何麻烦,他还可以借用其政治资源和影响力在下一次大选卷土重来。

消息说,特朗普也正在计划2024年卷土重来!

特朗普有两个有利条件:

一个是特朗普现象的历史因素不可能消除。如果拜登不能够很快遏制住疫情和重塑经济,任期内不能够缓解美国日益严重的两极分化及由此带来的社会矛盾包括种族分裂,不能够遏制住社会和政治极化势头,也将重创民众的信心,给特朗普卷土重来提供机会和炮弹。

所以,拜登需要改变特朗普的极端政策和做法,但同时最不能做的,恐怕就是翻烧饼:一一否定特朗普的政策遗产,若如此则将导致更大的分裂与冲突。

另一个是特朗普仍然有如此高的支持力。特朗普拥有共和党内90%支持者和选民40%的基本盘,这是他最重要的政治资源,足以挟川粉以令共和党。

2022年的中期选举是一个试金石,如果特朗普以其影响力帮助共和党赢得国会中期选举,则意味着他的影响力还在;反之反是。

特朗普完全可以蛰伏一段时间,韬光养晦,蓄积力量,意图下一届大选再战。或者自己在上选战,或者力推自己中意和亲睐的人参选,比如让他的女儿伊万卡试试水。

但是,特朗普也需要改变,政策上、方式上都需要改变,尤其需要耐心和学会妥协,而妥协是民主政治的核心要素。

推荐阅读
最新评论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