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的警告应验:颜色革命从香港复制到泰国 恐蔓延至东南亚

去年香港动乱爆发后,李显龙警告:动乱可能蔓延到新加坡。然而港式动乱暂时还没有在新加坡发生,却出乎意料地在泰国爆发,其身后既有美国的影子,港独势力插手其间。泰国的这场示威抗议恐蔓延至东南亚。

1

365j.me 1 李显龙一直忧心忡忡 李显龙的警告应验:颜色革命从香港复制到泰国 恐蔓延至东南亚

去年香港动乱爆发后,李显龙一直忧心忡忡,他警告:动乱可能蔓延到新加坡。

新加坡《联合早报》去年11月10日报道,面对2500多名行动党人士警告说:作为执政者应该看到的是,新加坡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香港?我们必须要问自己,香港的这种群体性社会焦虑,会在新加坡发生吗?香港这种社会严重分裂,会降临到新加坡头上吗?而我的回答是:

是,会的!

他还警告,香港式的抗争正一个个出现在全世界许多国家中,这是一个执政者一不小心就会陷入风雨飘摇的时代,新加坡同样无法幸免,我们也在不断受到分裂势力的影响。香港的情况一旦发生在新加坡,那新加坡会比其他国家更快完蛋(英文原话:Singapore will be finished),因为新加坡如此之小,如此脆弱。

他强调:“香港对新加坡的启示-那是一个很大的警告!” 绝不能让香港的问题,发生在新加坡!

    2

365j.me 2 泰国爆发了反对泰王和总理的示威抗议活动 李显龙的警告应验:颜色革命从香港复制到泰国 恐蔓延至东南亚

香港式的动乱暂时还没有在新加坡发生,却出乎意料地在泰国爆发:近几个月来,泰国爆发了反对泰王和总理的示威抗议活动。

作为美国盟国的泰国发生类似港式颜色革命,绝对匪夷所思。但据新华裔观察认为,这因为泰国日益靠近中国,甚至“中泰一家亲”成为中泰关系的标签,因而被西方及港独、台独视力盯住了。

另一方面,可能因为香港局势已经扭转,西方势力已经闹不起来,只有转移战场,把颜色革命扩大到更广阔的战场:东南亚。而这里正是中国的“后院”和走向世界的必经海上丝绸之路。

泰国之乱身后的美国影子

有媒体发现,曾经在香港活动多年的美国驻泰大使迈克尔·乔治被委任至泰国不到一年,暴乱就从香港蔓延到泰国;

在香港暴乱活动中号称“暴徒军师”的美国人布莱恩·帕特里克·科恩,前些日子刚从香港进入泰国;

香港、泰国著名的反对派领袖人权律师阿侬·纳帕、“反王派”领袖巴里、新未来党的创始人塔纳通,均与美国政府有着或深或浅的联系,与黎智英、黄之锋、罗冠聪之流与美国政客的频繁密会又是如此相似;

泰国22岁的法政大学学生、绰号“企鹅”的Parit Chiwarak,也曾于2016年及2018年两度走入美国驻泰国大使馆,与时任大使戴维斯会面。

3

365j.me 3 港独势力插手 李显龙的警告应验:颜色革命从香港复制到泰国 恐蔓延至东南亚

进一步观察,很容易发现此次泰国之乱背后有港独势力插手其间。

发起泰国之乱的领军人物、新未来党党魁塔纳通,虽为华裔,其家族也曾是他信政府的高官,但他本人确以“反华”著名。在2019年初的大选期间,嗅觉敏锐的塔纳通察觉到,大选时最受人关注的话题莫过于“选举之后的泰中关系”,因此身为华裔的他还顺手打起了“反华牌”。

在去年的各种竞选集会上,塔纳通均表现了对华态度强硬的一面,表示自己如若当选,将考虑效仿马来西亚时任总理马哈蒂尔,重新审核进度缓慢的中泰铁路项目,并称要调整泰中关系,“不能跟中国走得太近”。塔纳通曾公开表示,泰国过分看重同中国的交易了,需要减少泰中贸易和接触,并且要让“泰国重新向欧洲、日本和美国平衡”。

为此,这个塔纳通勾连上港独分子黄之锋之流。去年10月6日,他把一张他和黄之锋的合影被黄之锋发在了自己的脸书上,曝光他和港独分子黄之锋的会面,从而引发泰国媒体争先报道,于是被被顶上舆论风口浪尖。

尽管塔纳通声明澄清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跟黄之锋会面,只匆匆见面交谈5分钟,合影留念后便分道扬镳,尽管他声明他本人与中国香港任何政治组织无关,未来也不打算与中国香港政治组织牵扯上任何关系,但他身上已然打下了与港独分子合作的印迹:塔纳通也在声明中承认,自己确实与黄之锋谈到了关于中国香港事宜;尽管他表示支持《香港基本法》、支持“一国两制”,同时也表示支持公民表达想法的自由权利。

港独势力染指泰国由来已久。早在2016年,黄之锋获泰国朱拉隆功大学邀请到当地演讲,当时的泰国政府将其列入了黑名单,不仅拒绝他入境,还在曼谷机场将他扣留了12小时。

这一事件让黄之锋决心插手泰国政治。后来,泰国陆军最高指挥官阿批拉上将曾在一个演讲活动上公开表示,黄之锋曾多次到访泰国会见“某些人”。

今年4月,“港独”“台独”势力把目光转向泰国已经初露端倪。泰国人气偶像电视剧《假偶天成》男主角Bright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港独”文案、随后其女友Nnevvy公开转发新冠疫情相关的辱华言论的事件发生后,“港独”、“台独”网民伪装成泰国人在此话题下留言炒作,挑唆中泰两国青年的友好关系。

此后,“港独”、“台独”分子大量公开、主动参与泰国的相关网络活动。由“港独”“台独”牵头组织的社交网络上的“奶茶联盟”主动拉拢泰国动乱势力结盟。由此“奶茶联盟”走进泰国的现实政治。

10月16日,潜逃英国的前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在其推特上载多张泰国示威的图片,“我们与泰国并肩⋯⋯Be Water,My Friend,保持平安。”还标签“#StandWithThailand”。

10月17日,黄之锋在其推特上载一张举起象征泰国反抗运动的三指手势,并用平板电脑展示“#StandWithThailand”字眼,“人民不应惧怕他们的政府,只有政府才应惧怕他们的人民”,还标签了“港独”“台独”的“奶茶联盟”标签(#MilkTeaAlliance)。

同日,罗冠聪和前“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昆阳则在平台Change发起联署,呼吁全球声援泰国抗争者,声明站在示威者一方,支持泰国人民的诉求,解散国会、释放被捕人士和制定新宪法等。

10月17日至18日,有号称“学生组织”的“贤学思政”,在香港市区多地以举办泰国游行图片展名义摆街站,宣称“香港民族”要“输出革命”。

10月19日,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民协副主席何启明、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社民连岑子杰等人,到泰国驻香港领事馆声援,促请泰国政府正视诉求,立即释放被捕人士,解决政制改革问题。而黄之锋明确指出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要求泰国总理巴育下台、解散国会及制定新宪法等。

4

365j.me 4 泰国的示威当中显示了香港动乱的相同手法 李显龙的警告应验:颜色革命从香港复制到泰国 恐蔓延至东南亚

外界观察到,泰国的示威当中显示了香港动乱的相同手法。

泰国示威领袖经常说,香港的运动启发了他们;而香港的社运人士也表达了他们的团结,向对方提供示威保护装备、网络安全以及急救方面的建议。

10月16日,当曼谷的示威者举起雨伞遮挡催泪气体的时候,情景与去年发生在香港的“雨伞运动”有着惊人地相似:从头盔到防烟面具,再到“快闪族”和沟通手势,泰国这场动乱正在借鉴香港动乱的经验。

——示威活动:我们都是领头人

没有“大台”的去中心化领导方式,是香港示威活动中一个标志性的特征。现在泰国抗议活动也打出这一口号:“今天我们都是领头人!”用脚都可以想象到,没有领导者的运动是不存在的。近日,“人人都是领导者(#everybodyisaleader)”的话题标签在社交媒体上的使用量一直上升,研究东南亚数字化政治的艾姆博士说,这是试图“重新支撑起这场运动……保护它免受政府的迫害”。

——社交平台成为组织者

但现在的类似运动的策划者都是通过社交平台、以及加密的即时讯息应用程式Telegram进行组织动员的。在泰国,最近这些天的Telegram使用率直线上升。自从政府上周实施禁止四人以上的政治聚会以来,示威者就一直用它来组织集会。

就像香港示威者一样,泰国的社运人士亦在社交平台上,用投票进行决策。10月19日,自由青年运动的脸书(Facebook)主页问示威支持者,他们是否应该停止一下,以“care”的表情代表停止,以“wowo”的表情代表示威。他们选择“wowo”。

——新的示威语言:手势和“丛林电话”

这是来自香港动乱的一种新的语言,泰国的活动人士将这套手势语搬了过来:要表示他们需要头盔,活动人士会举起他们的双手,在头上摆出一个三角型;手指交叉表示有人受伤;食指逆时针方向转动表示警告要散开。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的历史系副教授瓦莎娜(Wasana Wongsurawat)将此形容为“丛林电话”的东西,用来传达警察抵达的信号,或者为前线的示威者要求雨伞等物资。

——跨越边界:#StandWithThailand

这也是源自香港动乱。在泰国,示威者要求总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下台,还要求对国家权力巨大的王室进行改革,这对于一直以法律禁止冒犯君主的泰国王室来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

5

365j.me 5 颜色革命的示威运动 李显龙的警告应验:颜色革命从香港复制到泰国 恐蔓延至东南亚

种种迹象表明,发生在泰国的这场可以称之为颜色革命的示威运动,正在向东南亚诸国蔓延。

美国一直宣扬和推动在印太建立统一价值观战线,建立所谓“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联盟”,而关键战场则在东南亚。美国在这里志在必得,中国则不能失去这里。

目前,美国布局东南亚的主攻方向是湄公河地区,包括泰国、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

伴随着南海问题的延伸,美国正在将颜色革命推至湄公河地区。美国在湄公河的目标是通过建立伙伴关系,帮助传统亲中的国家,通过挖墙脚方式,削弱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

美国一方面渲染“中国威胁”,指责中国在东南亚建造基础设施,使得一些国家面临债务威胁,还指责中国通过上游水坝威胁对该地区的供水;另一方面,美国官员向该地区的合作伙伴传达一种信息:应该更青睐美国而不是中国的投资。

美国试图提供一种抵消、制衡中国的力量。亚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亚历山大·吴翁(Alexander Vuving)表示:“我认为,美国-湄公河伙伴关系在美国的议程中占据重要位置,因为美国已经认识到了湄公河区域的重要性,中国在这一区域已获取了关键进展。吴翁表示:“中美之间的竞争越激烈,湄公河区域就越重要。”

从战略位置的角度看,美国将战略前沿推至湄公河,既从西南侧翼包围中国,将势力范围推向中国西南边境;又可以策应印度对付中国。

9月11日,美国主导建立了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通过提供包括新型冠状病毒救济到抗旱措施的各种项目援助,提高对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和越南的影响力。

这一伙伴关系的重点之一是拉拢越南反华。这是一石二鸟之策:利用越南在南海和湄公河的双重主权伸张。越南目前越来越亲美,这是美国满意的。

第二个重点,策反亲中国家。泰国成为第一个重灾区,正在被“颜色革命”中。

缅甸的执政者昂山素季信仰西方俄自由、民主价值观,也是在西方推动下返回政坛的。但她对外坚持中立主义“大国平衡”外交政策,更因为国内民族问题被西方强烈指责,因而跟西方关系出现裂缝。现在,美国正试图修补与缅甸的关系。

对于柬埔寨和中国的亲密关系,美国一直耿耿于怀,一直试图推翻洪森政府。为此,一方面派遣所谓的“和平队”,向柬输送美国文化及价值观,扶植培育反对派,暗地里向柬埔寨反对党提供大量援助,支持柬埔寨反对党在国内搞颜色革命;另一方面推动柬埔寨反对派领袖人物桑兰西结束流亡、回国参加选举。

桑兰西回国后,组建反对党-救国党。在西方势力支持下,救国党异军突起,一跃成为柬埔寨国内最大的反对党。每逢选举和重要事件的时间窗口,柬反对党都会发起游行示威,杯葛现政府,还经常发生示威抗议者与警察爆发大规模冲突,加剧柬政治对抗。

现在柬反对党在西方支持下,正推动让另一个反对党领袖沈良西回国,并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敦促国际社会确保柬埔寨领导层尊重人权,实行真正的多元化政治制度。沈良西表示,他回国就是凝结反洪森的力量,拯救陷入水深火热的国家。他号召全国人民和武装力量加入反对派的队伍,合力推翻洪森政权。

沈良西还带有强烈的反华情绪,他在影片中公然批评中国人,甚至煽动柬埔寨人民排斥中国人。

去年11月,欧洲议会的56名成员发出联名信,呼吁柬埔寨和邻国当局于11月9日允许沈兰西和其同伙“自由、和平地进入”柬埔寨,并“确保他们的安全和自由”。就连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时刻关注柬埔寨的局势,尤其是沈良西与其伙伴回国的消息。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港独头目”黄之锋竟然也介入柬埔寨问题,他公开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沈良西返回柬埔寨。

尽管沈良西回国在泰国受阻,但柬埔寨国内政治分裂日益严重,乱象丛生。保不准哪一天会发生像香港、泰国类似的状况。

如果柬埔寨沦陷,老挝也不远了。

此外,据悉印尼和马来西亚的民主活动人士也十分活跃,密切关注着泰国的示威抗议运动。

推荐阅读
最新评论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