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中国的朋友?中国的朋友在哪里?

中国现在的敌人已经明了:既然美国视中国为主要战略对手(敌人),中国也只能被动接受,把美国作为主要战略对手(敌人)。问题在于,谁是中国的朋友,换个问题:中国的朋友在哪里?
365j.me 谁是中国的朋友?中国的朋友在哪里? 谁是中国的朋友?中国的朋友在哪里?

(一)国际关系并非非友即敌

分清敌友是制定战略和策略的首要问题。

中国现在的敌人已经明了:既然美国视中国为主要战略对手(敌人),中国也只能被动接受,把美国作为主要战略对手(敌人)。

这是没有选择的!

问题在于,谁是中国的朋友,换个问题:中国的朋友在哪里?

目前的舆论、尤其是社交媒体都在质疑:为什么没有国家支持中国?为何中国四面树敌,被群殴?

更有危言耸听:中国四面楚歌,在国际社会孤立无援。

这都从国际政治的现实出发,看待中国目前的外交状况,多数是看表象。

实际上,国际政治关系是非常复杂的,并非非友即敌,或者反过来。

所谓朋友是和利益联系在一起的,包括政治承诺、安全保障、经济关系、人文交流等等。而且这都是在不断变化中的,所以敌我关系也在不断变化之中,所谓: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共同的政治制度及价值观容易结成政治盟友,就此而言,美国和整个西方国家关联成盟友,其中又分为军事同盟和政治盟友;而因为受到美国安全保障的国家、尤其是跟美国缔结军事保障协议的国家,也是美国的盟国或盟友,如亚洲的韩国、菲律宾、泰国和新加坡;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因为跟中国交恶,或有领土纠纷,很容易成为中国的敌人,或者成为中国敌人(美国)的朋友,如印度。

中国因为实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实行不结盟政策,坚持不搞小圈子、不搞势力范围的立场,除了历史的原因和朝鲜缔结友好协议外,也不对外提供安全保障,所以中国没有军事同盟,很少政治上的盟友。这是中国的外交现实。

更为普遍且复杂的情形是,全球20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大多同情和支持中国,但其中不少国家却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因此避免公开声明支持中国。这些国家处于中间地带,在中美之间持中立立场。

即使美国阵营的国家,也呈现复杂情况,多数表示不选边站,如作为西方主体的欧盟、美国在亚洲的盟友韩国、新加坡、泰国,即使菲律宾在南海立场与中国不同,也没有公开选边站。特别是欧盟、东盟都一再表示,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还有一种情况,如印度印边境冲突而与中国关系恶化,现在加入到美日印澳四关机制之中,但印度实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实行不结盟政策,不愿意被绑上美国战车,也难成为美国的盟国。因此,“四方机制”也很难成为像北约那样的军事同盟关系。

此外,比较特殊的是俄罗斯,看起来跟中国结成战略伙伴关系,同时被美欧制裁,另一方面却在努力示好美国,保持着一种暧昧关系,想摆脱战略困境。因此,在中美冲突中保持“中立”-至少不刺激美国,很少公开声明支持中国,如在疫情溯源、南海问题、台湾问题上保持缄默。

(二)中国的朋友在哪里?

现在,我们具体排列一下迎合美国对华战略的国家,以及反对和支持中国的国家:

1

先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23日发表新冷战铁幕演说说起

他在演说中呼吁建立一个反华的民主国家新联盟,其中点名10个西方国家,包括7国集团的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亚、韩国、印度,但是其中法、德、意明确表示反对,韩国不回应,印度态度暧昧。蓬佩奥感到很失望。

很显然,西方国家并非铁板一块,尤其是深受两次世界大战之苦和冷战之累的欧洲国家,不愿意再次卷入一场新的世界级的冲突之中。

目前,真正紧跟美国步调的主要是五眼联盟国家: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但其中的新西兰并非跟随美国铁杆。即使英国这个美国的孪生兄弟也很现实,他是西方国家中最早跟中国建交的国家,第一个加入中国倡导的亚洲基础设施银行,目前仍然期望和中国保持正常贸易关系,所以并没有完全跟中国撕破脸。

综上所述,法、德、意、韩、新都是应该团结的对象,英国是可以争取的对象,甚至对于日本也不能视为敌人,即不能恶化中日关系,促使其不要走得太远。

    2

再来谈谈蓬佩奥最近长达22天的欧亚旅行,此行是进一步鼓动、施压欧洲国家倡导加入反华阵营。

值得一提的是,蓬佩奥8月、9月两次访问欧洲,都刻意绕过欧盟大国法国、德国,外界对此特别关注,认为这两个国家倡导欧盟独立自主,跟美国分歧巨大。

在9月27日至10月2日访问南欧期间,接连受挫。

期间,德国及欧盟在不同场合表示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要走独立自主道路。在第75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上,面对中美之间如何选边站的问题,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表示,欧洲与美国紧密相连,但同时表示,中国是欧洲应对共同挑战的关键伙伴,并且是重要的贸易伙伴。

9月28日,抵达希腊的蓬佩奥就遭到示威抗议。

同一天,葡萄牙总统德索萨和外交部长席尔瓦先后回应美驻葡萄牙大使在5G等问题上的“最后通牒”:本国外交不需要外国指点,葡萄牙在5G方面的选择应以本国利益最大化为首要依据。

在访问意大利期间,蓬佩奥高调指教梵蒂冈教廷,呼吁不要延长中梵协议,结果遭到梵蒂冈;他威胁延长协议将“危及自身的道德权威”,让教廷十分愤怒,且遭到梵蒂冈驳斥;甚至,教宗拒绝会见蓬佩奥。之后,梵蒂冈正式提议将即将到期的中梵协议延长两年。10月6日,教廷外长加拉格尔(Paul Richard Gallagher) 罕见打破沉默,在接受天主教媒体“十字架报”(Crux)采访时,引述帕罗琳枢机主教所说,认为中梵协议就像是打开窗子透进来的一线光芒。

无奈之下,蓬佩奥只得把重点放在亚洲之行上。其中重中之重是在日本召开美日印澳四方合作机制会谈(QUAD),主要议题是“联合抗中”,美国希望借此正式组成遏制中国的印太版北约组织。看起来此行有所收获,日印澳积极参与“四方机制”,但离“亚洲小北约”的目标相差甚远。而且他呼吁扩大四方机制,也未得到积极回应。

从中可见,包括欧洲在内的西方国家以及美国的亚洲盟友,虽然不是中国的盟友,但其中不少也不愿意成为中国的敌人。即使日本想必也不愿意公开与中国为敌。

围绕香港国安法,在联合国出现“27 VS 70”的对冲局面。

中国正式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后,6月30日,英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朱利安·布雷斯韦特(Julian Braithwaite)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代表27个国家进行了发言,联署反对港区国安法。

英国政府网站公布的发言稿显示,参与这份联合声明的有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伯利兹、加拿大、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冰岛、爱尔兰、德国、日本、拉脱维亚、列支敦士登、立陶宛、卢森堡、马绍尔群岛、荷兰、新西兰、挪威、帕劳、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瑞典、瑞士和英国。

清一色的西方国家,其中欧盟国家占多数,但并非全部;欧盟国家以外,有英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所谓台湾“盟邦”帕劳、伯利兹等。

与此相对,70多个国家支持中国。

6月30日,古巴代表53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支持中国立法机关通过中国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法;7月1日和2日,又有20多国代表分别于在人权理事会发言,支持中国香港特区国家安全立法。

目前所有报道都没有提供详细名单,根据美国媒体Axios报道,已经知道的部分国家是古巴、俄罗斯、白俄罗斯、塞尔维亚、印度尼西亚、越南、柬埔寨、老挝、缅甸、巴基斯坦、阿富汗、斯里兰卡、尼泊尔、沙特阿拉伯、埃及、巴林、科威特、黎巴嫩、阿曼、阿联酋、伊朗、伊拉克、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苏丹、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摩洛哥、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佛得角、委内瑞拉、喀麦隆、科特迪瓦、马达加斯加、马尔代夫、朝鲜、布隆迪……

主要是亚非拉的发展中国家,其中包括越南、印尼在内的东盟多数国家、包括美国盟友沙特、科威特、巴林在内的中东多数国家,还有俄罗斯、塞尔维亚。

值得重视的问题是,在价值观方面,中国与西方形成对立关系。这是否就是欧盟所说的“制度性竞争对手”?

4

围绕人权问题,在联合国出现“39 VS 70”的对立局面。

10月6日,在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期间,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克里斯托弗·霍伊斯根宣读了39个国家签署的联合声明,对所谓新疆“侵犯人权”及香港局势表达“严重关切”。

参与联合声明的国家包括阿尔巴尼亚、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波黑、保加利亚、加拿大、克罗地亚、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海地、洪都拉斯、冰岛、爱尔兰、意大利、日本、拉脱维亚、列支敦士登、立陶宛、卢森堡、马绍尔群岛、摩纳哥、瑙鲁、荷兰、新西兰、北马其顿、挪威、帕劳、波兰、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西班牙、瑞典、瑞士、英国、美国和德国。

这份联合声明的39个签字国中除了美英加澳新等“五眼”国家外,还包括20个欧盟成员国、日本、洪都拉斯、海地以及部分中太平洋岛国。

值得关注的是,欧盟国家有7个没有出现在联合声明中。

与此相对,俄罗斯、巴基斯坦、古巴等近70多个国家联合发声,力挺中国。

在当天的一般性辩论上,巴基斯坦代表55国做共同发言,坚决反对借人权和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古巴则代表45个国家做共同发言,坚定支持中国在新疆采取的反恐和去极端化举措,反对将人权问题政治化,反对双重标准;此前一天(10月5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代表26个国家发言,批评美、西方国家侵犯人权,强调应立即彻底取消单边强制措施,严重关切系统性种族歧视。

据报道,张军代表的国家还包括俄罗斯、白罗斯(前称白俄罗斯)、古巴、朝鲜、伊朗、叙利亚、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等。

在这里支持中国的国家和上面支持香港国安法的国家高度重叠,基本都是亚非拉发展中国家。

(三)五个问题

以上表明,(1)值得重视的问题是,在价值观方面,中国与西方形成对立关系。这是否就是欧盟所说的“制度性竞争对手”?是否说明西方不可能中国政治上的朋友?

在我看来,尽管欧盟不是中国政治上的朋友,但也不能说是敌对关系,至少还是欧盟所说的重要合作伙伴。

(2)中国跟西方国家的关系大面积倒退,是否对外开放出了问题?

邓公开创的对外开放,应该就是对西方世界开放,毕竟中美建交之前,唯西方封锁中国,第三世界对中国一直是开放的。

(3)现在支持中国的都是发展中国家,也就是过去的第三世界国家,是否意味着中国又回到穷朋友圈?

(4)中国现在是否重回42年前的第三世界阵营?记得邓公一再表示,不要充当第三世界领袖。

(5)将来是否会形成两大对立的世界: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VS 美国为代表的民主国家联盟?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guest
0 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