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变局:欧洲版亚洲再平衡来了,指向中美“新两级”世界

德国联邦政府通过了被称为"印太战略"的亚洲政策。这是德国在本国及欧盟层面推动共同构架21世纪国际秩序的一个纲领性文件。德国的亚洲政策可以被视为欧洲版的亚洲再平衡战略。重要指向三个方面:在亚洲捍卫自由世界的准则,抵御追求独霸的威权统治国家;通过打造多极化向中国施压,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不被新的(中美)两极化左右,建立更平衡的关系。同时,德国希望用战略竞争+合作跟中国相处。
365j.me - 重大变局:欧洲版亚洲再平衡来了,指向中美“新两级”世界

在中国外长王毅访德之际,德国联邦政府通过了被称为”印太战略”的亚洲政策,外界观察到,德国的外交声量正在变强。

这个印太政策指导方针是德国在本国及欧盟层面推动共同构架21世纪国际秩序的一个纲领性文件,旨在加强多边主义,增进和平、安全和稳定,促进基于规则的、公平和可持续性的自由贸易,致力于抗击气候变迁,促进人权和法治。

鉴于德国在欧盟的江湖地位,其意义在于它实际上是欧洲的亚太战略。从内容上看,可以看作是欧洲版“亚洲再平衡”。主要有四个方面的重要内容:(1)在亚洲捍卫自由世界的准则,抵御追求独霸的威权统治国家;(2)通过打造多极化向中国施压,减少对中国的依赖;(3)不被新的(中美)两极化左右,建立更平衡的关系;(4)希望用战略竞争+合作的双向政策,跟中国相处。

鉴于德国作为欧盟领头羊及本届轮值主席国之地位,德国的亚洲政策可以被视为欧洲版的亚洲再平衡战略。与奥巴马时期的亚洲再平衡相同的是,它将中国视为“制度性对手”,强调与“民主国家”合作,对中国形成竞争性压力;不同的是,它表明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强调多极化而反对“两极化”,旨在维护亚太地区的稳定。

1  与民主国家合作抵御独霸统治的国家

365j.me-1-与民主国家合作抵御独霸统治的国家

9月2日,德国联邦政府通过了外交领域的亚洲政策指导方针,其宗旨是,在亚洲捍卫自由世界的准则,抵御追求独霸的威权统治国家。

鉴于印太地区在地缘政治以及经济领域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德国外长马斯强调,尽管喜马拉雅山和马六甲海峡远隔千山万水,但未来几十年里德国的富裕和地缘影响力能否延续,取决于德国怎样与该地区合作,”那里将是构建未来国际秩序最重要的地方。”他表示,正在同那里“与我们共享民主与自由原则”的国家紧密合作。

马斯进一步说,德国联邦政府希望参与构建国际新秩序,”把它建立在规则和国际合作、而不是弱肉强食的基础上”。正因如此,德国正在同那里“与我们共享民主与自由原则”的国家紧密合作。

就与民主国家合作这一点来看,跟美国的调子完全一致。蓬佩奥7月23日发表的“新冷战铁幕”演讲,通篇都是围绕政治认同这一主题展开。演讲前后以及最近一段时间,这个美国国务卿奔走于欧亚大陆,四处游说,呼吁“建立一个志同道合国家的新联盟”,“一个新的民主联盟”,并公开点名10个重要的西方“民主国家”加入反华阵营。这在西方国家引起不同程度的反响和呼应。

德国也好,欧盟也罢,在价值观上跟美国一样。站在这个立场,德国将中国定位于“中国既是伙伴又是’制度性对手'”。在德国接棒担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前夕,德国总理默克尔6月26日接受了欧洲六大媒体采访,阐述欧盟的政策纲领,谈到中国时,她说中国是“全球玩家”,强调中欧双方“共同的利益”,谈双方合作;另一方面又指出中欧之间是有着不同政治体制的竞争对手。

这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表明德国乃至欧盟对华政策将是“合作+竞争”的关系。德国及至欧盟既不愿意放弃中国市场,又保持戒备心理。这跟美国视中国为“最重要的对手”不同,后者是带着敌意,是要全方位遏制中国。

当然,德国跟美国也存在分歧和矛盾。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高举“美国第一”旗帜,损人利己,为了对美国有利,退出一系列国际组织和协议,与此同时,在同世界主要经济体开展贸易战的同时,也对包括欧盟在内的盟友挥舞关税大棒,由此激起德国的强烈不满。德国在一系列重大关切问题上,与美国在存在严重分歧,包括关税、伊核、叙利亚、克里米亚、重大国际条约毁约、北约军费、支持英国脱欧、尤其是“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和撤军等问题 ……

疫情之下,这些分歧加剧。疫情全球爆发后,美国在没有跟欧盟打招呼的情况下,突然下达对欧洲的旅行禁令,令欧洲各国心寒;随后,又在防疫物资、疫苗问题上惹恼了欧洲。

所以,德国在其亚洲政策中宣示“抵御追求独霸的威权统治国家”。初看起来似乎是针对中国,仔细品味,感到其中亦隐含着反对美国“独霸”的味道。

请注意德国外长马斯的这个说法:这个名为印太政策指导方针的文件规定,将加强对该地区的关系,该地区大国包括中国、印度、日本等。德国也将与该地区在安全政策方面展开合作,并推动气候政策、人权、自由贸易以及数字化领域的进一步交往。

德国并没有排除在亚太地区与中国的合作,但回避提及美国。

2  打造亚太多极化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365j.me - 2 打造亚太多极化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德国之亚洲政策的重要基点是:打造多极化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首先要说明的是,这里所说的“多极化”跟我们一直以来所说的“多极化”有很大不同,一般而言的“多极化”是针对美国单极世界而言的,而德国所提的“多极化”注入了新的元素,它指向的是中美“新两级”世界。它旨在告诉大家,在中美之外,还有几级,欧盟就是其中一级,比如还有东盟。

此外,德国的“多极化”不仅仅是政治上的狭义概念,它还包含广泛的贸易和产业连重组意义。其中一个重要议题,就是确定与东盟建立并加强战略关系的目标。这不仅表现出德国拓宽伙伴关系,更多参与打造明日国际秩序的决心,也意味着德国对华政策的调整:一方面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一方面通过打造多极化向中国施压。

德国专家解读认为,德国政府新出台的亚洲政策,除了对德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今后扮演何种角色的考量外,德国调整印太政策及对华政策另一重要因素就是希望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性。

最近一个时期,德国以及欧盟有关减少对外依赖的呼声骤然增加。

前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研究员朱易最近在中欧专家网上平台Echowall上发表文章,探讨德国对中国的依赖性有多大。文章回顾到,2016年,德中贸易总额首次超过德美贸易总额,中国以此上升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2017年,在德国政府的介入下,中国宣布将电动汽车的法定销售配额推迟一年。这也是为了照顾在中国生产的大众、戴姆勒和宝马。到了2018年,有关德国经济依赖中国的话题引起更多关注,尤其是中国收购德国高技术企业引起德国媒体的担忧和警觉。2018年底,德国工业联合会警告不要过多依赖中国市场。2019年9月到年底,在香港抗议的背景下,德国政府和德国大公司受到来自公众更大的压力和批评,要求其不要为保护商业利益而拒绝明确反对港警暴力。从2019年10月开始,华为在德国 5G计划中该扮演什么角色引起激烈争论。

德国媒体报道,新冠疫情更是激起了德国公众对过于依赖中国可能带来严重后果的担忧,尤其是在重要医疗物资供应上。

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加布里埃尔·费尔贝迈尔(Gabriel Felbermeyr)解读认为,德国需要放开与亚洲其它伙伴国更多的贸易可能性。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这就是这份文件所呼吁的”,”我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做法。我们需要推动与印度尼西亚以及其它亚洲国家的贸易协议谈判,我们需要把中国拉到谈判桌上,签署已经商谈太久的投资协议。德国可以利用国际贸易外交的这些工具来发挥更大的作用。”

费尔贝迈尔指出,在美国正在和中国脱钩的背景下,作为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技术伙伴,德国可以发挥更大的影响力,以促使中国遵循互惠原则,并建立更平衡的关系。他说,”我们都知道中国通过16加1倡议离间欧洲国家。当然,德国比法、西、意等国更依赖中国经济,欧洲内部有不同的利益,让团结起来更困难,但通过这一新的指导方针,德国坐到了驾驶席,可以用一个平衡的、合理的方法将欧洲团结起来。”

这也可以诠释欧洲为何加入9月4日举办的美日欧台供应链论坛,商讨产业链重组议题,而其中的要害是“去中国化”。

但是,德媒一篇分析德国政府亚洲政策的文章指出,德国出于自身的利益,不能走上特朗普希望的同中国’脱钩’的道路。

也有媒体报道指出,默克尔总理担心如果政策太强硬会导致中国对德国企业在华投资以及德国对华出口采取报复性措施。此外,德国在电动汽车电池领域的依赖性等等也突显了德国的薄弱环节。

顺便指出,德国政府的印太政策指导方针着重谈到与东盟全面发展关系的意向,甚至强调了跟印度尼西亚的贸易关系,但对于与印太大国印度如何具体拓深关系,着墨不多。这意味着德国对印度政策尚未成型。费尔贝迈尔指出:”该地区第二大国是印度,德国还没有形成和印度打交道的好的战略。印度人口潜在将超过中国,有大量需要发展经济的地区,形成印度战略与睿智地和中国打交道一样重要。”

3  建立不被中美左右的更平衡的关系

365j.me-3-建立不被中美左右的更平衡的关系

这是强调国际关系的多极化,是政治层面的。

德国外交部近日推出印太政策指导方针是德国在本国及欧盟层面推动共同构架21世纪国际秩序的一个纲领性文件,旨在加强多边主义,增进和平、安全和稳定,促进基于规则的、公平和可持续性的自由贸易,致力于抗击气候变迁,促进人权和法治。

德国外长马斯在内阁通过亚太指导方针后表示,”我们以此加强多极化世界,这样任何国家都不必在权力的两极间做出选择。”他没有点名,但明显是指美国和中国。在9月1日与来访的中国外长王毅会面时,马斯明确表示:”我们欧洲人不想成为中美之间的玩偶”,欧洲今后将更自信地同中国打交道。

德国外长马斯在德国政府亚洲政策报告的引言中提到一个新的概念:当今世界”新的两极化”。他指出,德国作为活跃在全球的贸易大国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捍卫者不能袖手旁观,而是要加强和亚太地区的关系:”我们对推动该地区的多边主义态势,尤其是加强东盟非常感兴趣-即加强基于多边主义的、以规则为基础的该地区的多极化。”此外,”德国政府同时支持欧委会和该地区单个国家,以及从长远看,和东盟进行自由贸易协议谈判。”

一篇以”德国必须捍卫自由世界秩序”的文章指出,印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因素越来越重要,作为贸易大国的德国,为了保持富裕和影响力,必须同那里的国家共同构建未来的多极国际秩序。

文章认为,同样出于自身利益,德国必须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捍卫自由的世界秩序、自由的商道以及公平的经济规则。通过在政治上、经济上以及军事上存在的方式来贯彻。这一点上,法国和英国以定期派舰进行友好巡航的方式已树立了榜样。”

看来,德国也要跟美国、法国、英国一样进入亚太,甚至模仿它们派军舰前来自由航行-印太地区要更加热闹了。

但是,跟美国不一样,德国不是来制造矛盾,而是来平衡冲突的。也可以说,它试图独立于中美之外,以第三方力量出现,尝试新的亚洲再平衡。所以,它更强调“多极化”格局,而反对(中美)两极化。

德国亚洲战略报告认为,过去数年里,印度、太平洋地区曾发生多次地缘政治冲突,中国和美国之间敌对,以及中国在南海的主权要求,均是危机爆发的渊源。

亚洲战略出炉后,马斯说,德国联邦政府希望参与构建国际新秩序,”把它建立在规则和国际合作、而不是弱肉强食的基础上”。正因如此,德国正在同那里”与我们共享民主与自由原则”的国家紧密合作。他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将加强多极世界的理念,不让一个国家成为大国角力的牺牲品。

德国不愿意亚太地区卷入战争,马斯补充说,我们忧虑地看到该地区不断增长的军备竞赛,一旦那里爆发冲突,全球难免不被卷入。他强调,该地区的稳定对于德国的经济而言具有关键性的意义。”作为贸易大国,我们的富裕同贸易自由以及自由航行直接挂钩,我们很大一部分贸易货物量经过印太地区”。据德国外交部透露的消息,德国将继续推动同当地国家签署自贸协定,以及加强在新型科技领域的交流。

4  德国希望用战略竞争+合作跟中国相处

365j.me - 4 德国希望用战略竞争+合作跟中国相处

在德国看来,中国既是合作伙伴,又与欧洲存在“系统性竞争”关系,中国是欧洲的一个’制度性对手'”。由此奠定了“竞争+合作”的基本关系。

按照这一定位,德国不会放弃中国市场,还会继续和中国合作;但另一方面,德国希望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开拓更为广泛的亚洲市场,与东盟、印度、日本、韩国加强产业链构建。前者维持中德、中欧关系不至于脱钩,后者叠加美日产业链重组,将对中国市场产生前所未有的冲击。

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胡谧空(Mikko Huotari)近日在接受《新苏黎世报》采访了时专门描述了德国亚洲政策对中欧关系的影响。他的观点具有代表性。

胡谧空指出,中美”争执已经到了一个涉及具体政治安全风险以及危机情况的阶段。欧洲人也必须更严肃地看待台湾问题等情况。如果认为事态会继续升级,但什么都不会发生,那就太天真了。”但他认为纠纷应不至于白热化,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或许会带来转机。

他对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及其团队希望通过竞争战胜中国的政策颇为赞赏。指出,战略竞争仍会是基本模式,但将具有更多正面意义。欧洲将部分支持这一愿景。中国可以是合作伙伴,在某些领域必须如此。但中国同时也是竞争者以及安全政策上的敌手。”

谈到欧中贸易,胡谧空指出:”欧洲在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程度比许多人以为的要少。当然,在汽车产业等特定领域的依赖性还是相当高。但总体而言,德国对中国的出口仅有7%。这并不至于攸关其存亡。对欧洲国家而言,最重要的还是欧洲市场,其次才是美国与中国。此外,台湾和日本的例子也显示,这些与中国有更强烈纠葛,地缘及安全政策上更受中国影响的经济体,可能会采取与德国或欧盟不同的路线。”

胡谧空进一步指出,”你可以与中国有许多良好的生意往来,但在敏感的经济政策问题上无需与中国同床共枕。中国对欧洲的依赖比许多人认为的要大得多。我们的企业创造工作机会并提供技术,无需妄自菲薄。”

跟胡谧空一样,德国智囊普遍认为,尽管中国在过去数年内不断改革经济,持续开放金融市场并放宽对外国企业的投资准入,但中国经济仍受到国家产业政策以及”中国制造2025″等长期计划的影响。”——他们不认可这种模式,怀疑中国能否以国际可容忍的方式进行现代化。

德国专家认为,中国的经济政策路线距离经合组织(OECD)的标准还很远。而一个渴望市场机会、内部声音不一的欧洲,中期上对北京而言很有用处。欧洲与中国在秩序概念、技术领先地位、市场和影响力方面存在强烈竞争。如果欧洲希望在战略主权、环保、数字化和地缘政策上更具优势地位,就不得不在内部采取更积极的作为,在国际上必须挺身面对中国并捍卫自身。

诚然,德国新的亚洲政策是反应欧盟对外立场的新的声音,在欧洲舆论看来,这是响亮为德国和欧盟在全球的利益发声。问题是欧洲公众社会是否为此做好准备?人们要问:联邦政府将怎样落实这一雄心勃勃郑重宣布的政策?从口头公布这一新的德国以及欧洲新的外交方针,到落实在行动上,之间的道路还很漫长。

必须正视的首要问题是,中国是德国必须面对的如今最大的贸易伙伴,如何继续利用中国市场,又摆脱对中国的依赖?进一步的问题是:如何进入亚洲开拓市场,又不掺乎美国组建的反华联盟,在中美之间实施平衡外交?如何既不走特朗普同中国’脱钩’的道路,又抵抗特朗普“独霸”世界的压力,成为独立的第三方平衡势力?

相关链接

德国政府亚洲政策方针出炉

德国新印太政策:打造多极化 减少对华依赖

德语媒体:德国必须捍卫自由世界秩序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guest
0 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