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亚于水门事件:班农因诈骗被捕,至此特朗普所有前任竞选经理均遭起诉

班农因诈骗被捕,至此特朗普所有前任竞选经理均遭起诉。这不亚于当年的水门事件,可能令2020年大选添变数。
365j.me - 不亚于水门事件:班农因诈骗被捕,至此特朗普所有前任竞选经理均遭起诉

日前,一个重磅消息爆炸:8月20日,曾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高级战略顾问的史蒂夫·班农在美国纽约被捕。他被指控利用名为“我们筑墙”的众筹项目欺骗大量捐款人,并为其个人敛财。

与班农(Steve Bannon)一同被指控的还有另外其他三人:科法奇(Brian Kolfage)、巴多拉托(Andrew Badolato) 和谢伊(Timothy Shea)。

班农被抓当天,美国《野兽日报》援引纽约南区代理联邦检察官奥黛丽·施特劳斯在一份声明中的指控称,班农与退伍军人布赖恩·科尔法奇、安德鲁·巴多拉托、曾为“布赖特巴特新闻”撰稿的蒂莫西·谢伊等人于“我们筑墙”项目中收到了2500万美元的捐款,“骗取了数十万捐款者的钱财,并谎称所有这些钱都将用于建设边境墙。”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网(NBC)报道,“我们建墙”的众筹始于2018年底,旨在直接从公众处筹集资金,以在国会的反对下修建特朗普竞选承诺中的美墨边境墙。

施特劳斯说,班农等人利用数十万捐赠者对修建边境墙、为此募捐数以百万计美元进行欺诈,谎称所有的钱都会被用于修墙。“我们筑墙”项目的创始人科法奇获取35万美元用于个人支出。

NBC称,这一项目的负责人科尔法奇此前声称,他不会从中获取酬劳,且募集的资金将全部用于修建边境墙,但起诉书显示,他实际从捐款中拿取了超过35万美元用于私人用途,并对此采取措施隐瞒。此外,起诉书表示,班农控制的一家非营利机构从捐款中收到了100万美元,其中一些用于支付他的各种个人开支。美国Axois新闻网则进一步报道称,这些钱被班农等人“用于各种个人开支,包括旅游、酒店、消费品和偿还个人信用卡债务等”。

起诉书还显示,去年10月,班农等人发现他们的众筹项目可能正在遭到联邦调查后,曾采取措施进一步隐瞒自己的行为,包括使用加密消息。

据报道,班农预计在8月20日晚些时候在纽约联邦法院出庭,他与其他3人各面临串谋电信诈骗和串谋洗钱的指控,每项罪名最高可判处20年监禁。

这个人称“国师”的班农,极端仇华,美国极右翼代表

365j.me - 个人称“国师”的班农,极端仇华,美国极右翼代表。

今年66岁的史蒂夫·班农曾作为联合创始人担任过剑桥分析公司副总裁,这家公司后来卷入了滥用社交平台脸谱公司数据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丑闻,同时,他也是极右网站“布赖特巴特新闻”的创立者,该网站经常鼓吹白人至上主义,反对多元文化,呼吁捍卫“西方价值观”。

班农曾出任特朗普2016年竞选团队负责人,帮助特朗普打造“美国优先”的竞选宣言,被外界认为是特朗普2016年大选获胜的功臣之一。特朗普当选后,班农曾出任白宫首席战略师、总统高级顾问,被视为特朗普的重要智囊。班农也是其执政初期白宫内的头号对华鹰派,是特朗普修建边境墙和对华强硬政策的一大推手。他曾说,美国在未来和中国“必有一战”。

班农当时被认为是真正掌控白宫策略的人,不过总统特朗普多次否认班农的“国师”影响力。

外界指出,尽管班农早已不在白宫任职,甚至不身在华盛顿,从美国政府近期的对华表态来看,班农崇尚主权民族国家、反对跨国全球化、“反击中国”的思想,已在特朗普的白宫内埋下了影响深远的种子。

在中国,班农被人们称为“偏执疯狂的冷战活化石”,因为他对中国的态度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敌意来形容,简直可以说是歇斯底里甚至是癫狂。他曾声称中美贸易争端是“根本冲突”,也曾叫嚣要把中国“打回到第三世界”。

现在,这位名噪一时的人物被抓了。BBC资深北美政治记者泽克尔(Anthony Zurcher)分析,合规的网上政治募款与诈欺行为有时只有一线之隔,而从联邦检察官看来,班农跨越了那条界线。

正应了一个成语:兔死狐悲!

班农被捕后两个小时,特朗普被问到对事件的看法时说:“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他打交道了。对班农先生来说,这是件可悲的事情,也令人惊讶。我不喜欢那个项目,我以为弄那个项目是出于炫耀的的原因。对班农来说,这是很悲伤的事情。”

据CNN报道,白宫战略传播总监爱丽莎·法拉(Alyssa Farah)拒绝对特朗普前顾问班农被捕和遭起诉作出任何回应。她告诉记者:“我请您去咨询司法部,这不是白宫的事。”

班农被抓,可能令2020年大选添变数。

至此,特朗普的所有竞选经理不是违法落网,就是被特朗普炒鱿鱼。

班农是特朗普2016年竞选团队中又一名面临刑事指控的竞选经理。

2017年11月6日,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第二名外交政策顾问、前投资银行家兼俄罗斯事务专家卡特·佩奇承认,他在去年的选举期间曾经同俄罗斯官员接触,并提议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前往俄罗斯。他告诉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他在2016年7月到莫斯科进行“私人访问”期间,曾与俄罗斯副总理阿尔卡迪·德沃尔科维奇有“短暂”接触。

2018年,特朗普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被判欺诈罪,还面临洗钱、未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妨碍司法等多项指控。

2019年1月25日,特朗普的多年朋友罗杰·斯通被捕。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他是特朗普的非正式竞选顾问。路透社报道,美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当日发表声明指斯通共面对7项罪名指控,包括一项妨碍官方程序罪名、五项虚假陈述罪名以及一项干扰证人罪名。

2020年7月16日,特朗普因对选情不满,撤换了竞选经理帕斯凯尔,任命其连任竞选团队副竞选经理斯特皮恩担任竞选经理。帕斯凯尔跟随特朗普很长的时间,在2016年协助特朗普投放竞选广告,2018年在马纳福特被捕后担任特朗普的竞选经理。

7月24日,还是因为对选情不满,特朗普在电话中新任竞选经理把帕斯凯尔大骂一通,将近期民调的下降完全归咎于帕斯卡尔。

随着班农案情的发酵,多位接受媒体采访的美国问题专家均认为,这一事件与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存在联系,随着案情进一步发酵,其可能会产生不亚于“水门事件”的政治杀伤力,为选举再添变数。

当前距离定于11月3日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还有75天,任何事件都可能影响选情走向。作为曾经帮助特朗普问鼎白宫的关键团队成员,此次对班农的检控也被认为与大选脱不开关系。

虽然班农已离开白宫,但他已经成为特朗普的政治符号。他不仅与特朗普依然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时也是白宫外特朗普最主要的支持者之一,而且班农为边境墙的筹款也是打着特朗普旗号进行的。

班农目前的所作所为很可能把火直接引到特朗普身上来,而成为一个导火索,通过班农有可能挖掘出更多后续,例如爆出2016年大选期间或特朗普就任初期一些不为人知的事。  

目前,舆论关注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随着调查进一步披露,特朗普将会多大程度上被牵涉进班农一案。比如,班农等人筹集的款项是否为特朗普的政治目标甚至选举目标服务?而一旦这一点能被证实,此事件将会产生“巨大的杀伤力”,甚至不亚于又一场“水门事件”。

当然,班农被捕背后不排除有民主党“挖坑”,甚至共和党内部政治对手的操作。联想到同样是纽约州总检察长8月6日起诉美国最大拥枪组织全国步枪协会,要求解散该协会,其背景可见一斑。步枪协会也是美国影响力最大的游说集团之一,共和党铁杆支持者组织,仅2016年就在政治活动中支出4.12亿美元。此案被认为是美国两党间的激烈博弈。

但是,班农被抓也可能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由于现在美国社会是高度分裂的,对班农进行逮捕很可能会导致民粹主义的反弹。班农有数以百万计的“粉丝”,他的追随者们很可能倾向于认为对他的逮捕是一个阴谋,白人保守民粹主义者们很可能会被激怒并做出激烈反应,从而给临近大选的美国政治再增变数。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guest
0 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