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的美国必然产生川普这样的总统

正是因为美国政治与社会的分裂,才产生了特朗普这样一位总统;换言之,川普正是充分利用了美国政治与社会的分裂,才登上政治舞台;因为如此,他只有加大美国政治与社会的分裂,他才能够笃定坐在白宫,发号施令。看懂了这一点,才能够看懂川普的施政逻辑,才能明白美国当下的政治与社会的混乱逻辑。
365j.me - 分裂的美国必然产生川普这样的总统

全世界都在看、都在说美国是一个分裂的政治和社会,共和、民主两党恶斗,你死我活;黑白种族恶斗,你死我活;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恶斗,你死我活 …… 这种恶斗已经渗透到美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左右媒体互掐,推特和脸谱反目,网民在社交平台上怒怼,朋友圈、甚至家庭都陷入这种惨烈的纷争之中 ……

在白人警察跪死黑人嫌犯引发全美反种族主义示威抗议、甚至大规模骚乱后,更是撕裂了美国社会:佛洛伊德是英雄还是罪犯亦或只是受害者、跪与不跪、镇压与反对、支持警察执法与撤警、老人倒地的谴责与碰瓷说,直至翻出箱底,列举美国黑历史:

白人和黑人犯罪数据、黑人杀警比率、黑白警杀死嫌犯比例,甚至共和、民主两党谁对有色人种犯罪更多,比如谁当年谁驱赶、屠杀印第安土著人,谁坚持蓄奴制或谁反对废除奴隶制,谁搞出的“排华法案”,谁把日裔关进集中营 ……

在美国历史上,还没有哪位总统像川普这样毁誉参半、争议两级,喜欢他的人,不管他做什么都有支持的理由,不喜欢他的人,他做什么都是毛病。可谓: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甚至你想象不到,几乎同时出现支持或反对川普对待抗议者的两种对立的民调。

人们不明白,为何世界最强大国家的美国如此混乱无比,充满了冲突的危险和高度不确定性?

也许,正是因为美国政治与社会的分裂,才产生了特朗普这样一位总统;换言之,川普正是充分利用了美国政治与社会的分裂,才登上政治舞台;因为如此,他只有加大美国政治与社会的分裂,他才能够笃定坐在白宫,发号施令。

看懂了这一点,才能够看懂川普的施政逻辑,才能明白美国当下的政治与社会的混乱逻辑。

1  分裂的美国必然产生川普这样的总统

365j.me-1-分裂的美国必然产生川普这样的总统.jpg

美国政治与社会的分裂经历了一个长久的历史过程。自美国政治大师亨廷顿提出“文明的冲突”,发出“我们是谁?”的呐喊,这种分裂就开始了。

2004年5月,亨廷顿新著《我们是谁?》新鲜出炉,正如其副标题“对美国民族认同的挑战”所提示的,这一次亨廷顿(代表美国精英)把目光放在了美国国内的“文明冲突”上。在肤色不同、背景各异的移民大潮中,当时的美国精英开始担忧白人种族的数量优势被其它少数族裔超越。亨廷顿分析了包括非西裔白人在内的所有种族数量的变化,以及各种族的语言习惯和生活方式,警告美国面临的白人与少数族裔彼此消长的种族危机,及其对美式“盎格鲁-新教”核心价值和文化的冲击。

有趣的是,亨廷顿当时认为最大的种族威胁是来自拉美的西裔移民,首先是人数庞大,墨西哥移民。2000年,墨西哥移民已达800万之众,占移民总数的27%。不仅如此,这些墨西哥移民喜欢聚族而居,主要集中在美国南部少数几个州市,与他们的故国近在咫尺;这些墨西哥移民缺乏融入美国社会的兴趣,不愿意学习英语,不愿意上学读书,根深蒂固的天主教信仰则使得他们安于贫困、无视“美国梦”,并拒绝接受代表美国民族认同和政治文化基石的基本信念。

据说,对亨廷顿造成最直接的刺激来自于1998年的美洲足球金杯赛,在亲眼目睹了无数墨西哥裔球迷高举墨西哥国旗狂嘘星条旗之后,作为“爱国者”的亨廷顿自认有充足的理由怀疑这些“墨西哥旗下的蛋”能否成长为真正的美国孩子。他担心,一旦墨西哥对美国南部各州提出领土主张,这些拒绝归化的墨西哥裔移民将会成为潜在的“敌后武工队”;而且随着更多墨西哥移民的不断涌入,将使美国的核心价值和文化不断萎缩,最终成为一个“拥有两种语言,两种文化和两个民族的国家”。

亨廷顿相信,如果美国最初的定居者不是英国的新教徒而是法国、西班牙或者葡萄牙的天主教徒,那么美国就不会是今天的美国,而会是魁北克、墨西哥或者巴西。

这就是现如今特朗普反移民、特别是阻止拉美移民的根源。

当时的亨廷顿把黑人种族放在了仅次于拉美裔的第二位。

历史开了一个玩笑,当特朗普政府把主要矛头对准拉美移民时,拉美裔与白人之间没有爆发大规模对抗,相反,一直被宠着的黑人发起了跟白种人的战争。虽说事情起因于警察过度执法致使一名黑人死亡,引发群众上街游行抗议,并且产生打砸抢等暴乱行为,但矛盾却由来已久。当特朗普公开发推特支持店主们拿枪保卫自己的商店,多次督促州长们动用国民警卫队制止暴乱,甚至还扬言要动用正规军队平暴时,更加剧了冲突,甚至发展到黑人在西雅图闹“独立自治”。

要说历史的源头,是太久远的蓄奴时代。这一黑白矛盾与冲突一直沿袭到上世界60-70年代的黑人维权运动,至今还在延续。

实际上,问题不仅仅是黑白种族问题!

2  川普现象代表失落与恐惧的白人的强烈反弹

365j.me - 2 川普现象代表失落与恐惧的白人的强烈反弹

川普以世人不可思议的现象出现,看似偶然,其实必然,他有登基白宫的社会基础。

川普的支持者都是怎样一些人?

从整体上看,川普的支持者是一群“失意的”白人劳动者,以中低阶层为主,即人们所说的草根。根据美国著名民调机构皮尤调查结果,特朗普支持者以白人居多,大学及以上学历的人群偏少。

这些白人劳动阶层,一度是美国中产阶级的主体,成为美国主流社会,一直以盎格鲁-萨克逊后裔自豪,却逐步沦为一群失意的乡巴佬,因此“士气低落”。

这些人占据美国人口的多数,跟亚裔移民相比,受教育程度低下,很少走出他们那个世界,对外界的认知主要靠媒体及耳语传话。他们的地位持续下降,“死亡率也一直在飆升”。

美国的草根白人阶层受困于一种文化,即拒绝自我帮助、蔑视教育、容易出现家庭破裂。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万斯指出,在苏格兰-爱尔兰裔美国人当中也有类似想法-那些用功的学生被认为是同性恋、因而遭到排斥。

调查分析认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很失意,他们从事着技术含量低的劳动,他们人到中年,他们的老板正在准备把工厂撤掉然后搬到墨西哥,他们快要失业了。美国《大西洋月刊》曾报道,失业让他们一蹶不振,沉迷酒精和毒品,一些人干起了贩毒的勾当。当地已婚女性不得不扛起养家糊口的重担,成为既主内又主外的“女汉子”;那些未婚的女性则对在家乡找到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不抱希望。

按照万斯的语言:曾经骄傲的白人逐步衰落成乡巴佬阶层。万斯认为这一趋势不可扭转。他指出,“他們的世界在消亡。除非发明时间机器,否则谁都无法让他们的世界复原。”

所以,万斯悲观地将这种趋势归纳成“乡巴佬的挽歌”。《挽歌》曰:从相对和绝对意义来说,美国蓝领白人的地位都在下滑。从相对意义来看,在近一个世纪以來美国最严重的收入不平等中,他们恰恰处于吃亏的那一头。这包括终极不平等:寿命長短。1970年,美国低收入中年男性的平均预期寿命较同年令的高收入男性短5年。到1990年,这一差距扩大到12年。最新的估测数字为近15年。

对此,只有川普无情的攻击新移民和少数族裔,这些草根白人们觉得终于有人抛掉了虚伪面具、说了一句人话。在这些蓝领工人眼中,情况已经足够糟糕了,川普这个局外人,如此独特,却反而代表着破局和彻底改变。

最具关键意义的是“铁锈地带”的蓝领工人“反叛”民主党,转而支持川普。“铁锈地带”(rust belt)是指那些在美国历史上重工业与制造业发达,但随后出现衰落、工厂大量关闭的美国东北部和中西部各州。

历史上,这些工业区一度辉煌,蓝领工人成为中产阶级的顶梁柱。但是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锈带区迅速衰落。统计数据显示,从1969年到1996年,锈带制造业就业数量下降幅度高达32.9%,其中在1972年—1986年,宾州制造业的就业率下降了27.3%。在宾州西部,一些钢铁工人不得不另谋职业,但是工作并没有工厂那么稳定,也不再有工会的保护,生活质量也下降。这些人大多是中低阶层的白人,因而又被称为“愤怒的白人”。

这些锈带区传统上都是民主党的地盘。从1988年开始,威斯康星州就一直把票投给民主党;从1992年开始,密歇根州也一直把票投给民主党。但在2016年选举的最后阶段,这里翻盘了。

铁锈地带的票源是战略所在。《纽约客》曾分析了川普的战略,他必须在民主党的地盘再挖一块才能获胜。选举的结果是:愤怒的白人终于找到代言人川普。

川普竞选的一个主题就是工作机会。首先是遣返非法移民,川普指责非法移民抢了美国工人的饭碗。其次是抨击全球化。川普指出,目前的自由贸易协定比如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对于美国工人很不公平。美国公司将工作机会外包给国外公司,甚至把工厂直接搬到海外,导致美国工人的工作机会被偷走。

川普说:“美国劳动人民的工作机会早已被包括墨西哥在内的许多国家瓜分。这是美国工业的不归路,其他国家掠走了我们的工作机会,抢走了我们的财富,分给我们的,只有肆虐的毒品和暴增的失业率。”“利益集团”已经摧毁了许多的工厂和家庭,全球化极权同时也掠走了大量本属于美国劳动人民的工作岗位。”

特朗普2016年10月22日在铁锈地带的宾州的竞选演讲中说道:“我只为一个利益集团服务,那就是你们,美国人民。”川普还自称自己是一个蓝领工人,希望与白人工人阶级打成一片。

那么,川普宣称他所服务的白人工人阶级是怎样一种状况呢?

川普说:“处于高收入年龄阶段(25-54岁)的美国人,近四分之一没有工作。美国有五分之一的家庭,无人工作养家。4500万美国人吃不起饭,4700万美国人生活于贫困之中。”

他们也是“失意的”白人一族!

根据福克斯新闻网当时的调查,川普在美国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群体中领先希拉里28个百分点。而根据大卫·威瑟曼的测算,在爱荷华、密歇根、明尼苏达、俄亥俄、威斯康星和新罕布什尔州等州,这些白人群体占总人口的35%以上。

结果是,因为川普的口号,这些蓝领白人纷纷出来投票。而他们历史上的投票积极性并不高。所以,这些“失意的”白人这次给了川普一个机会。因为他们相信了川普。尽管他们甚至不知道TPP这些贸易协议是些什么东西,但他们已经被川普的讲话所吸引。这就如当年希特勒曾说的那样:“相较于轻度的谎言,人民大众更容易被弥天大谎所蛊惑(The great masses will more easily fall victim to a big lie than to a small one)”。川普的弥天大谎被白人蓝领接受了。

在民主党还在沾沾自喜地认为这些白人蓝领是其铁票时,结果让他们大跌眼界:铁锈地带的白人蓝领集体倒戈!选情在铁锈地带上演了历史上的大翻转!为何有如此翻转行情?只因铁锈地带的白人蓝领群体在过去18年收入没有增长!

最终,一群地位日益下降的草根白人阶层、万斯口中的“乡巴佬”,把川普送进了白宫!

3  川普施政适应了美国白人保持其优势地位的怀旧情愫

365j.me - 3 川普施政适应了美国白人保持其优势地位的怀旧情愫

了解了支持川普上台的社会基础,就可以明白川普的施政逻辑,以及美国当下的政治与社会的分裂现象。

川普反全球化、搞贸易保护主义、推动制造业回归以及与中国脱钩,而在内部反移民,这些具有内在逻辑。其中的反移民政策正是川普内政的核心,它要求反全球化、搞贸易保护主义;而推动制造业回归以及与中国脱钩,也是保证铁锈地带白人蓝领的“饭碗”所必须。川普并非无的放矢。

更重要的是,反移民是为了保证美国白人数量上的优势,唯如此才能维护白人的优势地位。

这里有两个指标具有划时代意义:

一个是中产阶级占比降至50%以下。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研究显示,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所占比例已不到一半,从1971年的61%减少到49.4%,中产阶级已不再是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不仅生活贫困削弱了中产阶级的力量,而且中产阶级的衰落伴随着收入分配的日益扩大的不平等。中产阶级一直是美国社会核心,现在却几乎与贫困阶层相等。

更为重要的是,一直以来,白人是美国中产阶级的主体。这一指标意味着白人地位的急剧下降,从而颠覆了美国政治制度的社会基础,成为许多经济学家、政治家和(白人)公众恐慌的根源。

更让白人族裔恐慌是另一个指标,即白人人数的下降。美国2010年的全国人口普查统计表明,2010年4月1日,居住在美国的人口为3.087亿人,其中美国白人人口过去10年间在美国人口总数中所占比例从69%下降至64%;与此同时,拉美裔人口增长率高达43%,在美国总人口的比例上升至16%。

而且,美国人口统计局的报告指出,占美国人口绝大多数的非拉丁族裔的白人人口在今后40年间将逐渐老化,人口增长率不足2%的白人数量在2030年到2040年期间将呈现下降趋势。到2050年,白人人口将从目前占人口总数的66%下降到46%,成为少数民族。

人口结构的变化决定着文化和价值观念的趋势,势必颠覆政治制度的基础。正是以上杯具的状况造成美国白人群体和代表他们的保守势力的极度焦虑。

这正是亨廷顿发出“我们是谁?”呐喊的时代背景,也是川普获得白人支持的社会背景。川普施政怎么能够脱离这种社会现实?他怎么能不反移民?

所以,特朗普敢把美国社会描绘得一团漆黑,更敢把这种现象说成是“美国式的屠杀”,从而震撼美国社会!

从一定程度上来讲,这是一种简单的种族怀旧。上世紀50年代,是美国中产阶级的鼎盛时代,白人仍占压倒性多数。他们害怕过若干年变成又一个少数人群。上世紀50年代,他们从事工厂工作也能过着体面的生活;如今,除非拥有大学学历或者非常特殊的的技能,否则那样的工作是没有了。

我们由此不难了解特朗普使出“反建制,反移民,反精英,反全球化”杀手锏的的基本原因,——川普离经叛道的承諾在白人劳动者中广受欢迎。

跟白人的惊慌与恐惧相反,尽管作为一个整体,西班牙裔美国人和非洲裔美国人的境況远不如白人,但他们的起点原本就较低,而他们安于现状,没有入白人那般强烈的欲望;与此同时,他们的人口因移民、生育和寿命缓慢攀升,正在飙升。他们的心态变化的方向就是困守美利坚,这好过他们的母国。这就是为何在被问及子女的未来时,美国的非白人远沒有白人悲观的原因。

这样的反差更让白人受不了。他们认为这种毫不“美国”是一种失败。

而且,非白人族裔种种不文明的生活方式日益与白人发生冲突。虽说美国法律禁止种族歧视,但白人骨子里是瞧不起他们的。举个例子,如果一个白人要买房子,房屋中介被禁止提示这里是黑人社区,或有黑人居住,而一旦该白人获知该社区有黑人居住,很可能就不会在这里买房。另外的例子是,如果有黑人入住白人社区,该社区的白人会逐步离开。

这就是文明的冲突和种族分裂的根源。

4  政治正确的“左倾”久了就会转向白人至上的极右

365j.me - 4 政治正确的“左倾”久了就会转向白人至上的极右

正所谓物极必反,美国建制派政治正确的“左倾”久了,人心就会厌烦,就会思右。提倡多元化文明久了,占统治地位的白人再感到其优势地位受到威胁时,必然会反弹,要求回归白人至上。这必然造成多种族的美国社会极度分裂。

川普既是这个分裂时代的产物,又代表着分裂本身,还需要维持一定烈度的分裂。

所以,川普需要维持这种分裂+冲突的局面。他上台伊始,就下达“穆斯林移民禁令”,就驱赶拉美非法移民,甚至在美墨边境修隔离墙、建集中营收容、管制非法移民;而且,他在所有种族冲突中都无一例外地站在白人种族一边。

川普不怕激化矛盾,因为他要的是占人口多数的白人种族群体的支持。这就是他的基本盘。为此,他敢于直面那么多传统的、政治上根基很深的建制派,他敢于怒怼提倡多元文化的主流媒体,他敢于逆天而行,我行我素。

就拿最近爆发的黑人反种族骚乱来说,川普的言论自然引发抗议人群的强烈不满,白宫一度还遭到抗议人群围攻。美国政坛陷入跪与不跪的分裂之中。

然而,正是因为川普拒不下跪才赢得了白人群体及相当部分的少数族裔的点赞、叫好何支持。如果你了解美国的政治现实,你就会明白,美国人苦“政治正确”久矣,大家心里强烈不满,只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黑人命贵”就是一种“政治正确”。难不成其它族裔的命就不是命?

川普恰好代表了反“政治正确”一方,这是占人口多数的一方。

在美国的社交平台上,理智的美国人都在讨论,包括华裔都不赞同佛洛伊德是英雄,而认为他是个罪犯,至多是个警察过度执法的受害者,因而鲜明地反对其“下跪”。更多的美国人认为,示威抗议可以,但不能容忍打砸烧掠的暴力犯罪。

就在一些主流媒体渲染川普会因为这次骚乱和大选无缘时,美国一家调查机构的调查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据外媒6月13号最新报道,川普的民调结果要比拜登高出很多,原因是一些没有参加示威游行的、被称之为“沉默者”,全部把票投给了特朗普!

这些沉默者既包括特朗普的白人支持者,也包括为数众多的少数族裔。他们之所以把希望放在特朗普身上,主要是因为特朗普没有下跪。他们认为,一个国家可以因为自己的过失道歉甚至赔偿,但绝对不能失去尊严,民主党和众议院下跪就是典型的尊严丧失!

再加上被跪杀的弗洛伊德罪名昭著,已经先后进了好几次监狱,甚至还有过威胁白人妇女生命安全的情况发生!所以当时的警察虽然做法存在过失,但在面对惯犯的时候,采取这样的处理方式,虽然残忍,但也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更有甚者,为防御黑人暴力犯罪,不仅白人、亚裔都被迫拿起枪来捍卫自己的商店和家园了。

有网民说,假如川普真的单膝下跪请求黑人原谅,那么就会失去多数人的信任。

正是因为川普喚醒了一种有毒的新型政治事态(白人抗议),不管他是否会在今年11月的大选中获胜或者落败,这种政治事态不会消失。白人群体中弥漫着支持川普的浓烈情绪,使之不受川普的任何言行影响。

 川普是承载“失意的”草根白人阶层沮丧情绪的有瑕疵的容器。不管他今后前途如何,其所代表的社会现象还会延续下去。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